1001 QT 1001 QT

 

1004 QT 1004 QT

 

1007 QT 1007 QT

 

1010 QT 1010 QT

 

1013 QT 1013 QT

 

1016 QT 1016 QT

 

1019 QT 1019 QT

 

1022 QT 1022 QT

 

1025 QT 1025 QT

 

【以西結書十1-22節】


1 我觀看,見基路伯頭上的穹蒼之中,顯出藍寶石的形狀,彷彿寶座的形像。

2 主對那穿細麻衣的人說:你進去,在旋轉的輪內基路伯以下,從基路伯中間將火炭取滿兩手,撒在城上。我就見他進去。

3 那人進去的時候,基路伯站在殿的右邊,雲彩充滿了內院。

4 耶和華的榮耀從基路伯那裡上升,停在門檻以上;殿內滿了雲彩,院宇也被耶和華榮耀的光輝充滿。

5 基路伯翅膀的響聲聽到外院,好像全能神說話的聲音。

6 他吩咐那穿細麻衣的人說:要從旋轉的輪內基路伯中間取火。那人就進去站在一個輪子旁邊。

7 有一個基路伯從基路伯中伸手到基路伯中間的火那裡,取些放在那穿細麻衣的人兩手中,那人就拿出去了。

8 在基路伯翅膀之下,顯出有人手的樣式。

9 我又觀看,見基路伯旁邊有四個輪子。這基路伯旁有一個輪子,那基路伯旁有一個輪子,每基路伯都是如此;輪子的顏色(原文是形狀)彷彿水蒼玉。

10 至於四輪的形狀,都是一個樣式,彷彿輪中套輪。

11 輪行走的時候,向四方都能直行,並不掉轉。頭向何方,他們也隨向何方,行走的時候並不掉轉。

12 他們全身,連背帶手和翅膀,並輪周圍都滿了眼睛。這四個基路伯的輪子都是如此。

13 至於這些輪子,我耳中聽見說是旋轉的。

14 基路伯各有四臉:第一是基路伯的臉,第二是人的臉,第三是獅子的臉,第四是鷹的臉。

15 基路伯升上去了;這是我在迦巴魯河邊所見的活物。

16 基路伯行走,輪也在旁邊行走。基路伯展開翅膀,離地上升,輪也不轉離他們旁邊。

17 那些站住,這些也站住;那些上升,這些也一同上升,因為活物的靈在輪中。

18 耶和華的榮耀從殿的門檻那裡出去,停在基路伯以上。

19 基路伯出去的時候,就展開翅膀,在我眼前離地上升。輪也在他們的旁邊,都停在耶和華殿的東門口。在他們以上有以色列神的榮耀。

20 這是我在迦巴魯河邊所見、以色列神榮耀以下的活物,我就知道他們是基路伯。

21 各有四個臉面,四個翅膀,翅膀以下有人手的樣式。

22 至於他們臉的模樣,並身體的形像,是我從前在迦巴魯河邊所看見的。他們俱各直往前行。


本章主題: 神離開聖殿。


本章重述一章先知在迦巴魯河畔所見異象,但較詳盡,並說出所見活物乃天使基路伯。


1-8節,耶路撒冷的罪惡已一一列出,代神施行審判的人,聖潔的基路伯取滿火炭,撒在城上,使城成為火海。此異象是象徵神離棄百姓,以色列諸城將徹底被毀壞,那火如曾經降在所多瑪和蛾摩拉的硫磺之火。

首先是複述一章26節對寶座的形容(1節)。接著,那給忠心的餘民畫記號的文士,判別善惡者,這時把毀滅的火炭撒在城上(2節),意思是要消滅罪人。這是可怕嚴厲的刑罰,為彰顯耶和華的榮耀,祂公義與聖潔是大而可畏的。

「那人進去的時候,基路伯站在殿的右邊,雲彩充滿了內院。」(3節)

判別善惡者進去,發現基路伯站在殿的右邊,右邊是南邊。依照八、九章,重點一直在北邊,那邊人們在犯罪拜偶像,行可憎的事。所以基路伯站在另一邊,為避免這些罪汙。

雲彩是表明神的榮耀,榮耀充滿在內院,在至聖所,神在那裡,使先知可以感受得到。

耶和華的榮耀是祂的同在,但是祂的榮耀即將離去,從基路伯那裏上升(4節)。這是祂離去之前第一步驟。基路伯仍在原處,因為他們還有工作,要幫助那穿細麻衣的來執行神的審判。

這裏值得注意的是「手」(7節),基路伯伸手將炭火傳遞給那穿細麻衣的。那人伸兩手來接取,之後就立即拿出去執行。手是作事的,他們都以順服的心來作神吩咐的事。傳遞的手和接取的手,神的事工就這樣做成了。

還有在基路伯翅膀之下,顯出有人手的樣式(8節)。這是基路伯的手嗎?還是另一些描述。這裡是指是「到手」,不僅顯明神的作為,也表露神的顯現。


9-17節,這段描述跟第一章類似的寶座戰車。

在一10,活物的四個臉被描述為人的臉(他們向以西結移動時,這臉在前面)、獅的臉(在右面)、牛的臉(在左面)和鷹的臉(在後面)。在這裏(14節),他們卻在以西結的南面,向東面移動,以致牛的臉向以西結;以西結稱之為基路伯的臉,也許由於他首先看見這臉。


 本章的中心思想結集在18-19兩節:神的榮耀離開聖殿。

在舊約,聖殿是神同在的標記,也是祂統治的標記。當神同在時,聖殿存在的意義重大;但當神離殿而去,聖殿便形同虛設,它充其量只是標誌著一種宗教(一種沒有神的宗教)的存在而已。


 為何神竟會捨祂的殿而去?為何祂竟放棄給自己子民生命的供應?為何祂願放棄治理自己的子民?事實上,祂並非樂意如此,而是不得已的!

 當神的榮耀漸漸離地上升時,祂並沒有馬上離去,而是停在殿的東門口(19節),這顯示神依依不捨之情,好像一個母親捨不得離開她的孩子。神離開聖殿,非出於自願,而是因為聖殿已成了拜偶崇邪的地方,祂的子民拒絕祂的統治。

 神既可以離開以色列人的殿,當然也可以離開今天基督徒敬拜祂的地方。教會若成了權力鬥爭的場所、商業交易的場所、政治活動的場所、人際磨擦的場所,私慾穿插的場所,實際上她已失掉了存在的目的和意義,神也會離開這不敬重神的地方。

就個人來說,信徒的心就是神的殿,但當人的心充滿私慾、忌恨、嫉妒、污穢的念頭、物質的嚮往、人物的愛慕或崇拜,沒有空位留給神,神也會不得已而離開。

 但神的離開意味著審判的開始。無論團體或個人,都當謹慎戒懼,省察他們與神的關係及神在他們中間的地位。我是否有意無意間不以主為主,把祂晾在一旁,甚至忘記他,使他無法繼續留在我們的心裡,致使祂憂傷地離去呢?

1028 QT 1028 QT

 

1031 QT 1031 QT

 

1002 QT 1002 QT

 

1005 QT 1005 QT

 

1008 QT 1008 QT

 

1011 QT 1011 QT

 

1014 QT 1014 QT

 

1017 QT 1017 QT

 

1020 QT 1020 QT

 

1023 QT 1023 QT

 

1026 QT 1026 QT

 

1029 QT 1029 QT

 

1003 QT 1003 QT

 

1006 QT 1006 QT

 

1009 QT 1009 QT

 

1012 QT 1012 QT

 

1015 QT 1015 QT

 

1018 QT 1018 QT

 

1021 QT 1021 QT

 

1024 QT 1024 QT

 

 

 

 

【以西結書八1-18節】


1 第六年六月初五日,我坐在家中;猶大的眾長老坐在我面前。在那裡主耶和華的靈(原文是手)降在我身上。

2 我觀看,見有形像彷彿火的形狀,從他腰以下的形狀有火,從他腰以上有光輝的形狀,彷彿光耀的精金。

3 他伸出彷彿一隻手的樣式,抓住我的一綹頭髮,靈就將我舉到天地中間,在神的異象中,帶我到耶路撒冷朝北的內院門口,在那裡有觸動主怒偶像的坐位,就是惹動忌邪的。

4 誰知,在那裡有以色列神的榮耀,形狀與我在平原所見的一樣。

5 神對我說:人子啊,你舉目向北觀看。我就舉目向北觀看,見祭壇門的北邊,在門口有這惹忌邪的偶像;

6 又對我說:人子啊,以色列家所行的,就是在此行這大可憎的事,使我遠離我的聖所,你看見了嗎?你還要看見另有大可憎的事。

7 他領我到院門口。我觀看,見牆上有個窟窿。

8 他對我說:人子啊,你要挖牆。我一挖牆,見有一門。

9 他說:你進去,看他們在這裡所行可憎的惡事。

10 我進去一看,誰知,在四面牆上畫著各樣爬物和可憎的走獸,並以色列家一切的偶像。

11 在這些像前有以色列家的七十個長老站立,沙番的兒子雅撒尼亞也站在其中。各人手拿香爐,煙雲的香氣上騰。

12 他對我說:人子啊,以色列家的長老暗中在各人畫像屋裡所行的,你看見了嗎?他們常說:耶和華看不見我們;耶和華已經離棄這地。

13 他又說:你還要看見他們另外行大可憎的事。

14 他領我到耶和華殿外院朝北的門口。誰知,在那裡有婦女坐著,為搭模斯哭泣。

15 他對我說:人子啊,你看見了嗎?你還要看見比這更可憎的事。

16 他又領我到耶和華殿的內院。誰知,在耶和華的殿門口、廊子和祭壇中間,約有二十五個人背向耶和華的殿,面向東方拜日頭。

17 他對我說:人子啊,你看見了嗎?猶大家在此行這可憎的事還算為小嗎?他們在這地遍行強暴,再三惹我發怒,他們手拿枝條舉向鼻前。

18 因此,我也要以忿怒行事,我眼必不顧惜,也不可憐他們;他們雖向我耳中大聲呼求,我還是不聽。


本章主題: 聖殿中的偶像祟拜


8-11這四章所記載,是神的榮耀離開污穢了的耶路撒冷的異象。

時間在第一次見異象後十四個月,是約雅斤王被擄第六年,即主前592年。當時以西結雖然身在巴比倫的迦巴魯河邊,但他在異象之中,被提到耶路撒冷。見到百姓居然在聖殿中拜偶像,才明白神為什麼如此嚴厲刑罰此城。


1-4節,先知被提到耶路撒冷。

先知當時身在巴比倫,與被擄的子民中的幾個長老在一起,他看見異象,然後在異象之中被提到耶路撒冷。

形象仿佛火的形狀: 以西結沒有直接描述人形,而是用腰部和手的樣式(3節)來暗示人形。

 以西結在異象中看見聖殿四個可憎的景象:


5-6節,第一件大可憎的事:偶像立在聖所中。

以西結在異象中進入祭司的院子,他看見「忌邪的偶像」。這偶像可能是迦南宗教中掌生殖的女神亞舍拉。瑪拿西王在聖殿所立的亞舍拉偶像,也是如此形容(代下三十三7-15)。這偶像豎立於祭壇的北面,足可見當時以色列人已經藐視神至何等地步,他們遭遇劫難,可謂咎由自取。

因為拜偶像的罪惡,聖潔之神無法再居住在聖殿內(6節)。以色列百姓褻瀆和玷污了聖殿,卻以為神還會與他們同在。然而神卻說,他們並非在真心敬拜我,因此要離開聖殿。

 值得注意的是:在惹動忌邪的偶像的坐位處有神的榮耀(4節)。神的榮耀不因偶像的存在而消減。在罪惡的地帶,神仍然是主,祂的眼睛仍然遍察全地。轉向偶像而放棄神的人仍然在神的監察之下,也在神的忍耐中,到了時候,他必須接受當得的報應!


7-12節,第二件大可憎的事: 供奉異教圖像的房屋。

先知在順服神的命令之後,不再看那亞舍拉的祭壇,現在轉向殿門。從入口處看見聖所的全貌,兩側均有房屋。院門口必是聖殿外院的入口。

70名長老在一間隱秘的房間的四壁上,畫了各樣蟲獸而燒香膜拜。他們說:「耶和華已離棄了我們和這地」(12節),這是離棄神的人常用的藉口,想要藉此把自己的錯誤行為合理化,並將責任推卸給神,這就是人的罪惡本性。

其實不是神看不見他們,而是他們因自己心裏充滿罪孽而看不見神,也忘記神的作為。任何人若心裏注重罪孽,他便是自建牆垣,把自己和神隔開了。他看不見神,神卻永遠看見他。


14-15節,第三件大可憎的事:婦女崇拜塔摸斯。

婦女們在為巴比倫的穀神塔模斯之死而痛哭流涕。塔模斯主管農作物和牧場,是畜牧的保護神。根據古代的傳說,他每年死去一次,降到陰間。對於他的死要舉行哀哭和唱輓歌的公共儀式,來紀念他的離去。

然而,他們本當為自己的罪所招致的審判而哀哭才是。人可以為他的偶像哭泣而不為自己的罪孽哭泣;人可以為自己的偶像,在聖殿之前背向聖殿敬拜它們!

 上述影像都在聖殿裏出現,這寓意是深刻的。我們的心就是聖殿;我們的心若不由神掌權,就是被偶像盤踞了。


16-18節,第四件大可憎之事:他們在聖所前面的廊子和祭壇中間拜日頭。

現在發生的罪在內院,是在廊子與祭壇中間,這廊子是聖殿的本身(四十48起)。祭壇是最主要的,為獻燔祭所用。照王下十六10起及珥二17這是悔罪的地點。太廿三35敘述撒迦利亞被殺的地點,就在殿和壇中間。


此處本當舉行最為聖潔的宗教儀式,但祭司們卻在這裡故意恣行褻瀆神。祭司本當為聖所和祭壇負責,為百姓獻犧牲祭,而總要持守清潔和聖潔,如今竟成為最墮落的人。因此,神說要對他們嚴懲不貸。

領袖墮落給聖徒們帶來極大的影響(太十五14),倘若領袖忘記了自己的神聖使命而淪為絆腳石,其結局就是神的審判。

神讓先知看見這些污穢,叫他可以向在亞述、巴比倫新生一代以色列人,見證神所降刑罰是公義的;以色列人在古時候和現在都犯了這些罪,所以被擄勢所必然。這樣的口吻貫連本書信息,直到三十三21,其間也有論悔改的以色列可以得著復興和福氣的各種異象。

1027 QT 1027 QT

 

1030 QT 1030 Q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