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9 QT 20180629 QT

今天讀以賽亞書二十二1-25節


1 論異象谷的默示:有什麼事使你這滿城的人都上房頂呢?

2 你這滿處吶喊、大有喧嘩的城,歡樂的邑啊,你中間被殺的並不是被刀殺,也不是因打仗死亡。

3 你所有的官長一同逃跑,都為弓箭手所捆綁。你中間一切被找到的都一同被捆綁;他們本是逃往遠方的。

4 所以我說:你們轉眼不看我,我要痛哭。不要因我眾民(原文是民女)的毀滅,就竭力安慰我。

5 因為主─萬軍之耶和華使異象谷有潰亂、踐踏、煩擾的日子。城被攻破,哀聲達到山間。

6 以攔帶著箭袋,還有坐戰車的和馬兵;吉珥揭開盾牌。

7 你嘉美的谷遍滿戰車,也有馬兵在城門前排列。

8 他去掉猶大的遮蓋。那日,你就仰望林庫內的軍器。

9 你們看見大衛城的破口很多,便聚積下池的水,

10 又數點耶路撒冷的房屋,將房屋拆毀,修補城牆,

11 又在兩道城牆中間挖一個聚水池可盛舊池的水,卻不仰望做這事的主,也不顧念從古定這事的。

12 當那日,主─萬軍之耶和華叫人哭泣哀號,頭上光禿,身披麻布。

13 誰知,人倒歡喜快樂,宰牛殺羊,吃肉喝酒,說:我們吃喝吧!因為明天要死了。

14 萬軍之耶和華親自默示我說:這罪孽直到你們死,斷不得赦免!這是主─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15 主─萬軍之耶和華這樣說:你去見掌銀庫的,就是家宰舍伯那,對他說:

16 你在這裡做什麼呢?有什麼人竟在這裡鑿墳墓,就是在高處為自己鑿墳墓,在磐石中為自己鑿出安身之所?

17 看哪,耶和華必像大有力的人,將你緊緊纏裹,竭力拋去。

18 他必將你滾成一團,拋在寬闊之地,好像拋球一樣。你這主人家的羞辱,必在那裡坐你榮耀的車,也必在那裡死亡。

19 我必趕逐你離開官職;你必從你的原位撤下。

20 到那日,我必召我僕人希勒家的兒子以利亞敬來,

21 將你的外袍給他穿上,將你的腰帶給他繫緊,將你的政權交在他手中。他必作耶路撒冷居民和猶大家的父。

22 我必將大衛家的鑰匙放在他肩頭上。他開,無人能關;他關,無人能開。

23 我必將他安穩,像釘子釘在堅固處;他必作為他父家榮耀的寶座。

24 他父家所有的榮耀,連兒女帶子孫,都掛在他身上,好像一切小器皿,從杯子到酒瓶掛上一樣。

25 萬軍之耶和華說:當那日,釘在堅固處的釘子必壓斜,被砍斷落地;掛在其上的重擔必被剪斷。因為這是耶和華說的。



  這個論「異象谷」的默示,是一個信息,論到耶路撒冷不顧將要臨到的危險,仍然犯罪作樂。先知從列國轉向猶大,指出百姓在災難臨近時仍不悔改,倚靠自己的軍備而不倚靠神,故要受審判和刑罰。

我們可以分兩方面來看:

1.首先是宣告耶路撒冷的罪,

2.其次宣佈所有的官長將面臨的改變。

  1-14 節,國難當前而百姓竟歡樂喧嘩。

  本段的背景可能是主前701年,亞述王西拿基立圍攻耶路撒冷不遂之役(王下十八13-16), 或主前711年撒珥根派兵攻打反叛的亞實突(見20章),未有染指猶大一事。

  「論異象谷的默示:有什麼事使你這滿城的人都上房頂呢?」(1節)

  異象谷:指耶路撒冷。耶路撒冷因眾山環繞,故稱為谷(詩一二五2;耶二十一13)。

  房頂: 巴勒斯坦房屋的平頂常用來舉行各種活動。在嚴重危機的時刻,百姓仍聚集在屋頂上,興高采烈,不顧後果地醉酒狂歡(見13節)。

  以賽亞首先描述外邦人令人膽顫心驚的侵略,及猶大措手不及的敗亡(1-7節);赤裸裸地描述遭致毀滅的終極原因是信仰的墮落與不信(8-14節)。頑梗的猶太人對神心存驕傲,遇到危機,非但不思悔改,反欲利用所剩無幾的時光儘量享樂。

  可見被欲望牽制的惡人,靈魂已被麻痹,不僅不能做出道德判斷,甚至不能判斷客觀道理,始終看不到通往永生的道路。

  「所以我說:你們轉眼不看我,我要痛哭,不要因我眾民的毀滅,就竭力安慰我。」(4節)

  對於耶路撒冷的不幸,以賽亞深感悲痛,他要求讓他獨自傷心。後來耶利米也曾為這個城市的厄運哀哭,稱之為我的眾民(哀三48;參耶八19)。

  「他去掉猶大的遮蓋。那日,你就仰望林庫內的軍器。」(8節)

  林庫內的軍器:指所羅門所建用以作軍械庫的黎巴嫩林宮(王上七2-5)。

  猶大面臨仇敵入侵,為戰鬥作準備值得稱讚,然而,只依靠人的力量不仰望神,卻是愚蠢之舉。

  9-11節,描寫迎戰圍城準備的工事。

  或許猶大聽見先知的警告,知道亞述一心一意要拿下耶路撒冷,所以要修補、加強耶路撒冷的防禦工事。防禦工作包括兩方面:修補城牆破爛的地方和在城內挖聚水池(9節)。由於時間倉卒,百姓拆下現成的房屋牆磚,用作修補城牆的材料(10節)。但百姓只有軍事上的準備,而沒有依靠神的信心。

  12-14節,百姓面臨國難,仍不悔改,抱著「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態度,只會招致神更重的刑罰。

  萬軍之耶和華親自默示我說:這罪孽直到你們死,斷不得赦免!這是主萬軍之耶和華說的。」(14節)

  百姓不肯歸向神,罪不可赦。這不是神單方面的裁決,而是因他們頑固不化,所以神無法解救。

  15-25節,預言對以舍伯那與以利亞敬為首的猶大官長的審判。

  揭露當時掌管國庫的舍伯那濫用職權、中飽私襄的不義之舉,他將受審判(15-19節) ,並預言他被撒去官職。這段預言大概與猶大的外交路線有關,舍伯那主張猶大與埃及聯盟(見三十1-5; 三十一1-3)。

  「他必將你滾成一團,拋在寬闊之地,好像拋球一樣。你這主人家的羞辱,必在那裡坐你榮耀的車,也必在那裡死亡。」(18節)

  舍伯那從象徵特殊地位的車馬座位上被神罷黜,甚至如球般被抛至遠方,客死他鄉。

  接著,論及繼舍伯那之後,掌握希西家時代實權的家宰以利亞敬的墮落(20-25節)。

  「我必將大衛家的鑰匙放在他肩頭上,他開,無人能關;他關,無人能開。」(22節)

  鑰匙: 單數,代表一把鑰匙。鑰匙賜給被任命的管家,代表委任他有管理庫房的權力,這句話代表的是權柄。新約使用在以大衛後裔身份要來的彌賽亞的身上,因他有絕對的主權(啟三7)。

  把鑰匙放在肩頭,是當時戴鑰匙的方法,可知,當時的鑰匙非常大。作為王室的管家,以利亞敬攜帶著王宮的鑰匙。

  「我必將他安穩,像釘子釘在堅固處,他必作為他父家榮耀的寶座。」(23節)

  以利亞敬跟舍伯那完全兩樣(參18),不獨職位穩固,而且成了父家的榮耀。

  「萬軍之耶和華說:當那日,釘在堅固處的釘子必壓斜,被砍斷落地;掛在其上的重擔必被剪斷。因為這是耶和華說的。」(25節)

  釘子:指權力核心以利亞敬。

  掛在其上的重擔:得到以利亞敬好處的所有家人。

  必被剪斷:正如器皿被打碎,他們的一切權力都將被奪去。

  以利亞敬家族成員在他的庇蔭下,都得到朝中一官半職,但這反倒會連累以利亞敬,使他不免見黜而家道中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