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8 QT 20180628 QT

 今天讀以賽亞書二十一1-17節


1 論海旁曠野的默示:有仇敵從曠野,從可怕之地而來,好像南方的旋風,猛然掃過。

2 令人悽慘的異象已默示於我。詭詐的行詭詐,毀滅的行毀滅。以攔哪,你要上去!瑪代啊,你要圍困!主說:我使一切歎息止住。

3 所以,我滿腰疼痛;痛苦將我抓住,好像產難的婦人一樣。我疼痛甚至不能聽;我驚惶甚至不能看。

4 我心慌張,驚恐威嚇我。我所羨慕的黃昏,變為我的戰兢。

5 他們擺設筵席,派人守望,又吃又喝。首領啊,你們起來,用油抹盾牌。

6 主對我如此說:你去設立守望的,使他將所看見的述說。

7 他看見軍隊,就是騎馬的一對一對地來,又看見驢隊,駱駝隊,就要側耳細聽。

8 他像獅子吼叫,說:主啊,我白日常站在望樓上,整夜立在我守望所。

9 看哪,有一隊軍兵騎著馬,一對一對地來。他就說:巴比倫傾倒了!傾倒了!他一切雕刻的神像都打碎於地。

10 我被打的禾稼,我場上的穀啊,我從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那裡所聽見的,都告訴你們了。

11 論度瑪的默示:有人聲從西珥呼問我說:守望的啊,夜裡如何?守望的啊,夜裡如何?

12 守望的說:早晨將到,黑夜也來。你們若要問就可以問,可以回頭再來。

13 論亞拉伯的默示:底但結伴的客旅啊,你們必在亞拉伯的樹林中住宿。

14 提瑪地的居民拿水來,送給口渴的,拿餅來迎接逃避的。

15 因為他們逃避刀劍和出了鞘的刀,並上了弦的弓與刀兵的重災。

16 主對我這樣說:一年之內,照雇工的年數,基達的一切榮耀必歸於無有。

17 弓箭手所餘剩的,就是基達人的勇士,必然稀少,因為這是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說的。



  1-17節,將受審判的三個民族:巴比倫(1-10節)、以東(11-12節)、亞拉伯(13-17節)。

  1-10 節,巴比倫傾覆的可怕異象。

  「論海旁曠野的默示:有仇敵從曠野,從可怕之地而來,好像南方的旋風,猛然掃過。」(1節)

  海旁曠野:巴比倫的邊界南伸至亞拉伯曠野(沙漠),境內散佈湖沼,另有幼發拉底河流過,地勢平坦,國土猶如海的淺灘(耶五十一42-43)。瑪代軍隊將洶湧而至,如巴勒斯坦南部的沙漠地帶有烈風吹過一般。

  「令人淒慘的異象已默示於我。詭詐的行詭詐,毀滅的行毀滅。以攔哪,你要上去!瑪代啊,你要圍困!主說:我使一切歎息止住。」(2節)

  這裡說行詭詐、好毀滅的巴比倫遭受敵人同樣對待。

  以攔:當時為波斯的屬地,在此代表波斯與瑪代聯盟取替巴比倫,成為一大帝國。對希伯來人而言,波斯是生疏的名字,以攔卻耳熟能詳(創十四1),如同用首都之名指稱國家。

  使一切歎息止住:巴比倫滅亡,先前受她轄制的國家得免奴役之苦。

  3-4節描寫先知只是看見異象,但已感同身受地體驗到巴比倫滅亡之苦。

   「他們擺設筵席,派人守望,又吃又喝。首領啊,你們起來,用油抹盾牌。」(5節)

  用油抹盾牌:用油抹皮質的盾牌以防它乾裂,這是為戰爭做準備。

  巴比倫正在安逸無慮時突然被敵人毀滅(參但5章)。

  先知首先描寫他看到的旋風異象。他見到波斯的軍隊,好像從曠野襲來的旋風,直撲向巴比倫(1節)。旋風掃過,留下淒慘的景象,以致這位先知目睹了,也不禁心驚膽戰(3節)。他以生動有力的文字,描述這種可怕的場面。

  他看見巴比倫陷在這場突然而起的旋風中心;這來自曠野的旋風,顯然是代表波斯的入侵。先知接著描述這個異象如何臨到他。耶和華曾命令他靜候觀望,他也以耐心觀望著(5-6節);等到最後,這個異象完成了,耶和華對他宣告:

  「巴比倫傾倒了,傾倒了,它一切雕刻的神像,都打碎於地。」(9節)

  最後,這位先知稱呼當時他所教導的餘民為:「我被打的禾稼,我場上的穀」,並宣稱他已將從耶和華那裏聽見的都告訴他們了(10節)。

  這段論巴比倫的默示,預言的成分相當明顯。不久之後,猶大就要被巴比倫征服,神要使用巴比倫作為審判猶大的工具。至於巴比倫被波斯征服,則是到一百五十多年之後纔發生的。巴比倫帝國於主前612年攻破亞述之都尼尼微,迎來全盛期。主前539年被波斯王古列及瑪代王大利烏的聯軍毀滅。

  11-12 節,以東遭難。本段預言以東處於艱難的日子,不過未到盡頭,仍存生機。

  「論度瑪的默示:有人聲從西珥呼問我說:守望的啊,夜裡如何?守望的啊,夜裡如何?守望的說:早晨將到,黑夜也來。你們若要問就可以問,可以回頭再來。」

  度瑪: 以實瑪利的兒子之一。度瑪是亞拉伯沙漠上的一塊綠洲,指以東而說(創二十五14)。西珥也是指以東。

  夜裡如何:詢問者迫切而重複地問黑夜還有多長。夜」象徵災難、痛苦;以東人顯然落在困境中,希望早日脫離。

  「早晨將到,黑夜也來」:可有兩個解釋:

(1) 即使早晨來到,很快便會有黑夜,同樣以東人只是短期內脫離困境;

(2) 雖然是早晨,四周仍是黑夜一般,以東人也要繼續在困境中度日。

  先知還是站在他的守望塔上。從那個有利的位置,他看見了巴比倫的覆亡。他聽見有人聲從西珥來,兩度問道,「守望的,夜裏如何?」

  在被擄的末期,以東似乎和巴比倫之間有某種的同盟關係,因此波斯大軍橫掃巴比倫之際,以東自然滿懷焦慮。以賽亞在遠望、靜聽之時,也看到了他們的焦慮,但是他也無法提供一個明確而滿意的答案。他惟一的答覆,是有關早晨和黑夜的。極可能他是指,巴比倫的滅亡對猶大來說,是早晨的來臨,對度瑪來說則是夜晚。

  無論如何,當時他並沒有一個清楚的異象,也沒有確定的信息。但他最後告訴他們,若有疑問的話,他們以後可以再回頭來問。

  13-17節,對阿拉伯的預言。這是第十個對外邦的預言,對象是以實馬利的後裔阿拉伯。本段大概與11-12節一樣,以亞述的攻擊爲背景。

  「論阿拉伯的默示:底但結伴的客旅啊,你們必在阿拉伯的樹林中住宿。」(13節)

   底但:與14節的「提瑪」都是綠洲。

  這異象是關於一群住在亞拉伯樹林中的客旅,他們受到提瑪地的居民熱心相助,這些客旅都是逃避戰亂而來的。

  至於異象的解釋是,耶和華已經決心要毀滅那些在鈙利亞沙漠中流浪的族類。

如果這個默示和論巴比倫的滅亡之默示,以及和論度瑪的默示相關聯,那麼毀滅這些流浪之亞拉伯人的,就是那些要上來攻打巴比倫並征服它的波斯軍隊。

  「主對我這樣說:一年之內,照雇工的年數,基達的一切榮耀必歸於無有;」(16節)

  基達:是以實瑪利十二子中的第二子,在聖經中是亞拉伯部族的統稱。基達的浩劫已定,他們的一切繁榮必煙消雲散。

  所謂「一年之內」不一定是指以賽亞發出此預言當時的一年內,比較可能是指巴比倫遭到攻擊後的一年之內。

  弓箭手(17節):顯然基達人善於用弓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