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4 QT 20180624 QT

 今天讀以賽亞書十七1-14節

 

1 論大馬色的默示:看哪,大馬色已被廢棄,不再為城,必變作亂堆。

2 亞羅珥的城邑已被撇棄,必成為牧羊之處;羊在那裡躺臥,無人驚嚇。

3 以法蓮不再有保障;大馬色不再有國權;亞蘭所剩下的必像以色列人的榮耀消滅一樣。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4 到那日,雅各的榮耀必至枵薄;他肥胖的身體必漸瘦弱。

5 就必像收割的人收斂禾稼,用手割取穗子,又像人在利乏音谷拾取遺落的穗子。

6 其間所剩下的不多,好像人打橄欖樹─在儘上的枝梢上只剩兩三個果子;在多果樹的旁枝上只剩四五個果子。這是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說的。

7 當那日,人必仰望造他們的主,眼目重看以色列的聖者。

8 他們必不仰望祭壇,就是自己手所築的,也不重看自己指頭所做的,無論是木偶是日像。

9 在那日,他們的堅固城必像樹林中和山頂上所撇棄的地方,就是從前在以色列人面前被人撇棄的。這樣,地就荒涼了。

10 因你忘記救你的神,不記念你能力的磐石;所以,你栽上佳美的樹秧子,插上異樣的栽子。

11 栽種的日子,你周圍圈上籬笆,又到早晨使你所種的開花;但在愁苦極其傷痛的日子,所收割的都飛去了。

12 唉!多民鬨嚷,好像海浪匉訇;列邦奔騰,好像猛水滔滔;

13 列邦奔騰,好像多水滔滔;但神斥責他們,他們就遠遠逃避,又被追趕,如同山上的風前糠,又如暴風前的旋風土。

14 到晚上有驚嚇,未到早晨他們就沒有了。這是擄掠我們之人所得的分,是搶奪我們之人的報應。

 

 

  本章責備的預言的背景,是王下十六5-18及代下二十八5-21。在第七章,主要是歌頌神拯救猶大脫離大馬色入侵,本章經文則咒詛神與百姓的仇敵大馬色。

  本章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宣告結盟攻打兄弟國的以色列與外邦大馬色的滅亡(1-11節);第二部分,論及審判工具亞述終將滅亡(12-14節)。

  1-6 節,大馬色與以色列均受懲。

  建都大馬色的亞蘭國與以色列聯盟對抗亞述(參7-8章),但他們的計謀終必失敗,神要分別刑罰這二國。

  1-3 節,預言亞蘭的覆亡。

  「論大色的默示:看哪,大馬色已被廢棄,不再為城,必變作亂堆。」(1節)

  先知在七1-9警告過的大馬色,比較其他城邑,她曾多次被毀(撒下八5,6;代上十八5,6)。然而,每次都在廢墟中重建,擁有驚人的恢復力量。主前733年左右,被亞述的提格拉毗列色三世征服。當時亞蘭王利汛戰死疆場(王下十六9)。

  雖然如此,這裡預言,不久之後,大馬色將遭受巴比倫、波斯入侵,完全喪失了強大的亞蘭王國首都的威容,淪為被外來統治者支配的城邑。大馬色的結局與徹底被毀的耶路撒冷聖殿相似,不再有一塊石頭留在另外一塊石頭之上。

  歷史證明,神的百姓有過失,神在管教之後會再以慈愛相待。然而,神會徹底審判外邦人之罪。

  4-6 節,預言以色列必衰落。

  主前722年,以色列亡於亞述王撒珥根(參王下十七6)手上。這裏先從三方面形容北國:

1. 如罹重疾般失去昔日的活力與風采(4節);

2. 北國受審判的時機已告成熟,他要被神全然擊打,如在耶路撒冷西北的利乏音谷,肥沃麥田上,麥穗收割後只留下禾莖一樣(5節);

3. 橄欖被採摘後,留在樹枝上的果子也必被打(或搖)下來,至多在枝梢上剩下三兩個果子。同樣,北國被擊打後,餘民所剩無幾(6節)。

  7-8 節,以色列餘民離棄偶像歸向神。

  懲罰不會徒然的,因為它會促使人們真誠地仰望神(7節)。

  在以賽亞的日子,傳給百姓的重要信息是:看哪,你們的神(賽四十9)!他要求人的視線轉離屬世的事物,可能需要痛苦的失望和災難,但神的懲罰最終會使人的目光從他們的偶像轉向造他們的主(8節)。

  9-11 節,以色列人拜偶像偏離神導致受到刑罰。

  「因你忘記救你的 神,不紀念你能力的磐石,所以你栽上佳美的樹秧子,插上異樣的栽子。」(10節)

  說明9節以色列受審判的原因:

(1) 以色列不紀念惟一可依靠的磐石——神。這是對神獨一絕對權柄的無視;

(2) 他們在純正的立約信仰上插上了異樣的栽子,以外邦宗教混淆純正的立約信仰,這是褻瀆神的罪。與神之間不正常的關係導致以色列滅亡。

  所以,當人與神的關係不正常時,就會受到神永恆的審判。

  12-14 節,亞述入侵猶大遭到失敗。

  在前段經文,以賽亞預言大馬色與北國以色列將被神的審判工具亞述所滅。在這段經文,以賽亞預言日後亞述入侵猶大,可是因自己的罪,神戲劇性的介入,猶大不會被攻陷,龐大的亞述帝國將會遭遇失敗。

  40年後(主前701年),此預言得以成就(王下十八17;十九35-37;代下三十二21)。雖然神如此幫助,但猶大最終還是重蹈北國以色列之覆轍,走上墮落之路,主前586年被巴比倫所滅(王下二十五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