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2 QT 20180622 QT

 今天讀以賽亞書十五1-9節


1 論摩押的默示:一夜之間,摩押的亞珥變為荒廢,歸於無有;一夜之間,摩押的基珥變為荒廢,歸於無有。

2 他們上巴益,又往底本,到高處去哭泣。摩押人因尼波和米底巴哀號,各人頭上光禿,鬍鬚剃淨。

3 他們在街市上都腰束麻布,在房頂上和寬闊處俱各哀號,眼淚汪汪。

4 希實本和以利亞利悲哀的聲音達到雅雜,所以摩押帶兵器的高聲喊嚷,人心戰兢。

5 我心為摩押悲哀;他的貴冑(或譯:逃民)逃到瑣珥,到伊基拉施利施亞。他們上魯希坡,隨走隨哭。在何羅念的路上,因毀滅舉起哀聲。

6 因為寧林的水成為乾涸,青草枯乾,嫩草滅沒,青綠之物,一無所有。

7 因此,摩押人所得的財物和所積蓄的都要運過柳樹河。

8 哀聲遍聞摩押的四境;哀號的聲音達到以基蓮;哀號的聲音達到比珥以琳。

9 底們的水充滿了血;我還要加增底們的災難,叫獅子來追上摩押逃脫的民和那地上所餘剩的人。



 15-16兩章是預言摩押的覆亡。

 摩押位於死海東部,居民是羅得的後裔,與以色列人有親屬關係。耶四十八29-38與本段的預言相似 (另十六1-5), 可供參考。在體裁方面,本段屬挽歌。

  以色列和摩押經常交戰。西元1868年在底本的廢墟中發現的著名的摩押石碑,記錄了摩押人被暗利和亞哈征服,並在自己的國王米沙的領導下起義成功(見王下三4-7)。這個預言中所列的城市,如底本,尼波,米底巴,雅雜和何羅念等(2,4,5節),在摩押石碑上也有提到。

  本章記載摩押人突然面對災難,主要的城市變爲荒廢,全國一片哀聲。他們雖逃難異鄉,但仇敵仍不放過他們。

  摩押是以賽亞預言第四個審判對象,主前13世紀左右它們以死海東部的丘陵地帶為中心建立了王國。主前11-12世紀,他們的領土擴張,直至由以色列流便支派佔領的死海北部地方。

  「論摩押的默示:一夜之間,摩押的亞珥變為荒廢,歸於無有;一夜之間,摩押的基珥變為荒廢,歸於無有。」(1節)

  1-4節列出的被破壞或是被毀滅的城市,全部在摩押北區。

  兩次使用一夜之間的語句,可見毀滅速度之快。

  基珥(十六7的吉珥哈列設)位於凱拉克幹河的上游地區,是亞珥區首府。尼波與米底巴皆位於死海北端的東部,離底本約二十哩。希實本與以利亞利座落於尼波東北部,也受到攻擊。偏南的底本(基珥以北二十哩)與雅雜顯然沒有直接受到侵略者的影響,但是擔心未來會受波及。

  「他們上巴益,又往底本,到高處去哭泣。摩押人因尼波和米底巴哀號,各人頭上光禿,鬍鬚剃淨。」(2節)

  巴益:學者多譯作「房子」,可能指廟宇。

  底本: 摩押石碑就是在這裡發現的,這座城市在死海以東約19公里,在亞嫩河以北約5.2公里。

  到高處去:可能是為了祈求他們所事奉的基抹偶像。雖然受到極重的審判,還未領會被審判的緣由,實在可憎又可憐。

  鬍鬚剃淨:在整個古代近東地區,無論是團體或個人的哀挽,都有哭號、剃頭發與鬍鬚、穿麻衣、躺在地上打滾這些行動,表示悲傷以及當下與死者感同身受(為期七天)。

  「希實本和以利亞利悲哀的聲音達到雅雜,所以摩押帶兵器的高聲喊嚷,人心戰兢。」(4節)

  臨到摩押人的打擊非常可怕,連士兵也驚恐得喊叫起來。本應出戰的人卻無可奈何,本應最勇敢的人卻驚恐萬狀。

  5-7節,摩押的難民帶著財物遠走他方,在西南面越境而逃。

  摩押逃亡路線的關鍵在於南方的瑣珥,因為此處提到的其他地點都無法辨識。如果摩押逃亡路線是南向,沿岸有柳樹的河谷應該就是介於摩押與以東之間的黑薩幹河(撒烈溪)。這個寬闊的山谷(四哩寬)綿延三十五哩,終結於死海的東南端(民二十一12)。

  「哀聲遍聞摩押的四境;哀號的聲音達到以基蓮;哀號的聲音達到比珥以琳。底們的水充滿了血;我還要加增底們的災難,叫獅子來追上摩押逃脫的民和那地上所餘剩的人。」(8-9節)

  以基蓮:在死海北端。

  比珥以琳:位於摩押南界。先知提到哀號的聲音達到南北兩邊界,藉此描寫摩押全境哀鴻遍野的慘狀。

  底們:有學者則認為先知將底本一名的字根稍改,變了底們,讀音與「血」近,取其雙關意。如此,近底本的亞嫩河便是「底們的水」,戰爭的屠殺使河水充滿了血。以賽亞預言流在底們地的河將被血充滿,由此可知殺戮的規模之大。

  我還要加增: 刀兵之災雖然嚴重,還有其他的懲罰會接踵而來。獅子可能象徵後來的侵略者(見耶四7;五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