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9 QT 20180619 QT

 今天讀以賽亞書十三1-22節


1 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得默示,論巴比倫。

2 應當在淨光的山豎立大旗,向群眾揚聲招手,使他們進入貴冑的門。

3 我吩咐我所挑出來的人;我招呼我的勇士─就是那矜誇高傲之輩,為要成就我怒中所定的。

4 山間有多人的聲音,好像是大國人民。有許多國的民聚集鬨嚷的聲音;這是萬軍之耶和華點齊軍隊,預備打仗。

5 他們從遠方來,從天邊來,就是耶和華並他惱恨的兵器要毀滅這全地。

6 你們要哀號,因為耶和華的日子臨近了!這日來到,好像毀滅從全能者來到。

7 所以,人手都必軟弱;人心都必消化。

8 他們必驚惶悲痛;愁苦必將他們抓住。他們疼痛,好像產難的婦人一樣,彼此驚奇相看,臉如火焰。

9 耶和華的日子臨到,必有殘忍、忿恨、烈怒,使這地荒涼,從其中除滅罪人。

10 天上的眾星群宿都不發光,日頭一出就變黑暗;月亮也不放光。

11 我必因邪惡刑罰世界,因罪孽刑罰惡人,使驕傲人的狂妄止息,制伏強暴人的狂傲。

12 我必使人比精金還少,使人比俄斐純金更少。

13 我─萬軍之耶和華在忿恨中發烈怒的日子,必使天震動,使地搖撼,離其本位。

14 人必像被追趕的鹿,像無人收聚的羊,各歸回本族,各逃到本土。

15 凡被仇敵追上的必被刺死;凡被捉住的必被刀殺。

16 他們的嬰孩必在他們眼前摔碎;他們的房屋必被搶奪;他們的妻子必被玷污。

17 我必激動瑪代人來攻擊他們。瑪代人不注重銀子,也不喜愛金子。

18 他們必用弓擊碎少年人,不憐憫婦人所生的,眼也不顧惜孩子。

19 巴比倫素來為列國的榮耀,為迦勒底人所矜誇的華美,必像神所傾覆的所多瑪、蛾摩拉一樣。

20 其內必永無人煙,世世代代無人居住。亞拉伯人也不在那裡支搭帳棚;牧羊的人也不使羊群臥在那裡。

21 只有曠野的走獸臥在那裡;咆哮的獸滿了房屋。鴕鳥住在那裡;野山羊在那裡跳舞。

22 豺狼必在他宮中呼號;野狗必在他華美殿內吼叫。巴比倫受罰的時候臨近;他的日子必不長久。


  13-23章是關乎列國的預言。在13-20章所提及的列國先後爲以色列人的仇敵 , 其餘數章再論巴比倫、猶大,也涉及其他國家。以賽亞的焦點由選民轉向外邦,預言列國的衰亡,表明世界歷史是在神的掌管下。

  本章預言巴比倫受審判。

  在以賽亞的時代,巴比倫只是亞述的一個屬國,但她正開始恢復她失去的勢力,在下一個世紀裡要重新成為西亞的強國。

  1-16 節,耶和華可怕的日子。

  首節聲明這是有關巴比倫的默示。

  「應當在淨光的山豎立大旗,向群眾揚聲招手,使他們進入貴胄的門。」(2節)

  淨光的山:指沒有樹木的荒山。山上沒有樹木,所以在遠處亦能看到所立之旗。

  豎立大旗:神要發出毀滅巴比倫的信號,一個又一個勢力要相繼關注這個驕傲而邪惡的城市,直到她完全的毀滅。

  3-5節,蒙神呼召出來審判巴比倫的軍兵,指瑪代、波斯人(參17節)。他們來自位於巴比倫東南方約560km的遠方(5節)。

  我所挑出來的人(3節): 指那些挑出來執行特殊任務的人。亞述人(賽十5),巴比倫人(耶二十五9;哈1一6),和後來是瑪代人和波斯人(賽十三17;賽四十五1-4;參但五30,31),都曾被挑選出來在歷史舞臺上扮演重要角色。

  6-9節,耶和華的日子。

  暗示這是神直接介入歷史的日子。在這日,罪惡與矛盾將被除去,餘民將得救。舊約多從政治角度思考『這一日』。新約昇華為末世論(帖前五2;彼後三10)。

  這一日並不是指無條件地拯救以色列、審判外邦人的日子。事實上那些真正屬靈的以色列才能得救,其他人將受審判。

  「耶和華的日子」也預表末世惡人受審判之日。

  臉如火焰(8節):當人們恐懼地彼此對望時,眼神裡會閃現出極端驚惶的火焰。

  10-16節,巴比倫的滅絕。

  描繪巴比倫敗落後所遭受的殘忍的掠奪,勾勒出雄偉的審判場面。除描繪一般的殺戮、掠奪、強暴的場景(11、15-16節),還用比喻描繪星宿落地、地將搖撼(10、13節),表明人徹底被離棄,神的普遍恩典也將消失。尤其連嬰孩都完全被滅絕(16節),表明民族的滅亡、巴比倫的全然滅絕。

  17-22 節,巴比倫被瑪代傾覆。

  本段預言巴比倫帝國衰亡,王宮竟成鳥獸之所。瑪代是波斯西北的民族 , 早期與巴比倫結盟,於主前612年聯合攻下亞述首都尼尼微城,除滅了亞述帝國。後波斯崛起,波斯王古列取替了瑪代王朝,建立瑪代波斯帝國,並於主前539年滅了巴比倫。

  「我必激動瑪代人來攻擊他們。瑪代人不注重銀子,也不喜愛金子。」(17節)

  瑪代人的主要興趣不在戰利品,他們來不是要掠奪,而是要征服,要得到巴比倫本身。

  「巴比倫素來為列國的榮耀,為迦勒底人所矜誇的華美,必像 神所傾覆的所多瑪、蛾摩拉一樣。」(19節)

  在巴比倫還是亞述的附庸國,極為弱小的時候,以賽亞就預言他的興衰。事實上,直到以賽亞時代的一個世紀以後,巴比倫在迦勒底人王朝的統治下,才達到了鼎盛,其輝煌和美麗,為全世界所公認。

  晚以賽亞約120年的耶利米先知,曾親自目睹巴比倫達到鼎盛,也預言了她將像所多瑪和蛾摩拉那樣毀滅(耶五十40)。巴比倫的毀滅是徹底的,永遠不再重建(耶五十一64)。

  巴比倫下場的預言,最後是在主前539年瑪代與波斯制服了該城以後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