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2 QT 20180612 QT

今天讀以賽亞書七10-25節

  10-17賜下童女懷孕生子的兆頭,使王信靠神,不仰賴亞述的勢力。

  神藉著先知以賽亞的兒子施亞雅述(3-7節)啟示猶大將不會滅亡,亞哈斯卻未能完全相信,想繼續依靠亞述。

  12-13節,以賽亞知道亞哈斯不信,所以讓他可以向神求個兆頭做證據。亞哈斯卻用不試探神作藉口不求,實際上他已決定向亞述求助,但表面上一派虔敬,始終不表明立場。

  先知稱呼他為『大衛家』(13節),要他記得他這個王是大衛一脈相傳,有神的應許保此王位永固(看撒下七8-12)。

  使人厭煩豈算小事: 是說亞哈斯遲疑不決已夠令人厭煩,豈可令神也起不耐煩之心?

  「因此,主自己要給你們一個兆頭,必有童女懷孕生子,給他起名叫以馬內利(就是 神與我們同在的意思)。」(14節)

  14-16節,神給亞哈斯的記號就是一個童女與她的兒子,這是一個雙重應驗的預言。

  童女: 意即「女士」或「年青女子」,舊約曾出現七次。

  第一重應驗是,這預言發出的時候,童女是指以賽亞之妻。

  第二重應驗是,以賽亞預言中的童女是童貞女馬利亞的預表;馬利亞受到聖靈感孕而神蹟地懷有耶穌基督。

  第一重應驗之時,神為這男嬰起一個名字:「擄掠速臨、搶奪快到」(八3,瑪黑珥沙拉勒哈施罷斯)。

  「到他曉得棄惡擇善的時候,他必吃奶油與蜂蜜。因為在這孩子還不曉得棄惡擇善之先,你所憎惡的那二王之地必致見棄。」(15-16節)

  在這孩子曉得擇善棄惡的時候,即開始懂事的12、13歲時,二王之地,也就是比加統治的以色列與利汛統治的亞蘭將變成荒蕪之地。西元前732年大馬士革陷落。十年以後撒瑪利亞陷落。

  比較難懂的是為何國家滅亡,反而可以吃奶油與蜂蜜?這要從後面經文看: 

 「那時,一個人要養活一隻母牛犢,兩隻母綿羊。因為出的奶多,他就得吃奶油;在境內所剩的人都要吃奶油與蜂蜜。」(21-22節)

  猶大為敵軍侵掠,農田變為荒場,長滿荊棘,只可供畜牧(25節),一個人可以養活幾隻牛羊。由於人口稀少,牛羊就顯得多多,所生產的反而吃用不完,牛奶只好製作成奶油;土地荒廢,蜂子到處築巢,蜂蜜產量就多。

  經文本身所要強調的是人口稀少的狀況。

  18-19節,『蒼蠅』指埃及軍隊。『蜂子』指亞述軍隊。這裡是寫亞述和埃及軍隊在主前701年正面衝突;那時兩軍布散在猶大全地(參王下十九9)。

  發噝聲: 亦作吹哨。這是極生動的描寫,神召集亞述人來攻擊猶大,有如養蜂的人吹口哨招聚蜜蜂,成群飛撲而來。

  整體上來說,18-25節是宣告對猶大的審判,先知以賽亞將宣告對象從北國以色列轉到南國猶大。

  先知記錄了亞述軍隊對猶大的圍攻,這是王國分裂後猶大從未經歷過的恐怖事件。連平時當猶太人遇到危險用以藏身的岩石,也被亞述軍隊察覺,不能再用來藏身,他們的地將荒蕪,不能耕種或畜牧(19節)。

  事實上,後來進軍猶大西南邊境的埃及軍隊被亞述的西拿基立擊敗。因此,入侵猶大的只有被比作剃頭刀的亞述國(20節)。剃頭刀亦指日後攻陷猶大(B.C.586)的巴比倫(結七1)。

  大河外賃的剃頭刀: 大河外是幼發拉底河,這比喻指的是亞述。以賽亞以前曾把猶大比作一個體無完膚的病人(賽一5,6),現在則把這個國家比作一個受盡屈辱的人,從頭到腳包括鬍鬚全都剃光了。這在東方人是奇恥大辱。

  「從前凡種一千棵葡萄樹,值銀一千舍客勒的地方,到那時必長荊棘和蒺藜。」(23節)

  一棵葡萄樹值一舍客勒子可算高價,所以一定是優良的品種。本節的意思是,最好的葡萄園因為沒人照料,終究變為荒地,長出荊棘和蒺藜。

  24-25節,原來肥美的土地如今無人耕種,只好變成荒場,野獸出沒,人出門就必須攜帶弓箭保護自己。而山區更是荒涼,只能做牛羊隨意覓食的牧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