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3 QT 20180523 QT

 今天讀尼希米記七1-3節


1 城牆修完,我安了門扇,守門的、歌唱的,和利未人都已派定。

2 我就派我的弟兄哈拿尼和營樓的宰官哈拿尼雅管理耶路撒冷;因為哈拿尼雅是忠信的,又敬畏神過於眾人。

3 我吩咐他們說:等到太陽上升才可開耶路撒冷的城門;人尚看守的時候就要關門上閂;也當派耶路撒冷的居民各按班次看守自己房屋對面之處。


「城牆修完,我安了門扇,守門的、歌唱的,和利未人都已派定。」(1節)

守門的: 按照古代的習慣,守門人的職責就是看守聖殿,以及聖殿院子的開門和關門(代上九17-19;二十六12-19)。

歌唱的: 協助祭司工作的歌手和利未人本來沒有看守聖殿的職責。但在當前的特殊情況下,尼希米額外派這兩種人看守城牆和城門。

尼希米制定了城門的保安規則,然後派利未人看守,這個看起來有點奇怪。但我們要知道,當時利未的人數差不多占了居民之一半,這個安排就非常有力。

雖然城牆已修完,但仍要人看守,以策安全。

「我就派我的弟兄哈拿尼和營樓的宰官哈拿尼雅管理耶路撒冷;因為哈拿尼雅是忠信的,又敬畏 神過於眾人。」(2節)

營樓: 用來保護聖殿。

尼希米是省長,但耶路撒冷城應有專人管治。他派了他的胞兄弟哈拿尼作耶城的首長,因為其人信實,盡忠職守,又敬畏神。

有的解經家認為哈拿尼和哈拿尼雅為同一人,哈拿尼為哈拿尼雅的縮寫,因為沒有理由相信尼希米會派兩個人擔任同一職務,也不會僅因哈拿尼是他的親手足而任命他。

「我吩咐他們說:等到太陽上升才可開耶路撒冷的城門;人尚看守的時候就要關門上閂;也當派耶路撒冷的居民各按班次看守自己房屋對面之處。」(3節)

各按班次看守: 就像正規的軍事組織。崗哨分班次看守,白天和黑夜都有人值班。

城門通常是在日出時打開的,但在這危險期間需要格外小心。城門要到上午晚些時候警衛全部到位以後才打開。

城牆已經重建。猶大及耶路撒冷的居民,經歷了漫長的過程,幾乎達百年之久,從古列的諭旨起,經過聖殿的重建,建城開始的失利,到現在安全的景況,終於到達了最後的階段。

尼希米似乎正在考慮,他是否要回歸朝廷,重新擔任中央官員?還是向國王報告重建工作之後,繼續留在耶路撒冷?

不過,他深深知道,雖然城牆已完工,工作卻尚未完成。城牆是完成了,但是城內居民卻太少(4節)。在一切有關百姓回歸的報告中,很少論及耶路撒冷和猶大其他城市相關的人口。

隨著工作完成,尼希米哀嘆這美好的新城由於人口稀少,接著的安全便是一大問題。沒有足夠的百姓,護衛能力就明顯不足,單單城牆是不足以保護聖殿的。

因此尼希米關心兩件事。

需要許多長期投身護城的人。

建造工程只需要短期獻身,護城工作需要長期的投入。他們不能只是犧牲一次,戴上桂冠就結束了,他們必須終身帶上獻身的印記。

基督徒的信仰,也是如此。在我們意識的深處,往往把服事主當作是要償還上帝給我們的恩,做了某些工作,就盡完了義務。但是,這是錯誤的。作為一個基督徒,他應當如路加福音十七7-10所說的那僕人,雖然服事了主人一整天,但是仍須服事。服事主不是一時的,而是一生的。

第二點,神百姓需要重建。

尼希米真正關心的並非只有城牆本身,他更關心的是神選民的呼召。

在舊約裏,要遵守的呼召順服,有很多方式。城牆的建造是一種防禦工事,而上帝子民被召建造城牆的行動,並非就等同順服作為選民的呼召,真正回應神的呼召是要從心裡完全轉向神。

舊約記載了多次先知呼召百姓悔改,他們必須以行動(如獻祭)來表達真正的服從(參照彌六6-8),因為上帝看的是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