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18 QT 20180518 QT

今天讀尼希米記四1-23節


1參巴拉聽見我們修造城牆就發怒,大大惱恨,嗤笑猶大人,

2對他弟兄和撒瑪利亞的軍兵說:這些軟弱的猶大人做什麼呢?要保護自己嗎?要獻祭嗎?要一日成功嗎?要從土堆裡拿出火燒的石頭再立牆嗎?

3亞捫人多比雅站在旁邊,說:他們所修造的石牆,就是狐狸上去也必跐倒。

4我們的神啊,求你垂聽,因為我們被藐視。求你使他們的毀謗歸於他們的頭上,使他們在擄到之地作為掠物。

5不要遮掩他們的罪孽,不要使他們的罪惡從你面前塗抹,因為他們在修造的人眼前惹動你的怒氣。

6這樣,我們修造城牆,城牆就都連絡,高至一半,因為百姓專心做工。

7參巴拉、多比雅、亞拉伯人、亞捫人、亞實突人聽見修造耶路撒冷城牆,著手進行堵塞破裂的地方,就甚發怒。

8大家同謀要來攻擊耶路撒冷,使城內擾亂。

9然而,我們禱告我們的神,又因他們的緣故,就派人看守,晝夜防備。

10猶大人說:灰土尚多,扛擡的人力氣已經衰敗,所以我們不能建造城牆。

11我們的敵人且說:趁他們不知不見,我們進入他們中間,殺他們,使工作止住。

12那靠近敵人居住的猶大人十次從各處來見我們,說:你們必要回到我們那裡。

13所以我使百姓各按宗族拿刀、拿槍、拿弓站在城牆後邊低窪的空處。

14我察看了,就起來對貴冑、官長,和其餘的人說:不要怕他們!當記念主是大而可畏的。你們要為弟兄、兒女、妻子、家產爭戰。

15仇敵聽見我們知道他們的心意,見神也破壞他們的計謀,就不來了。我們都回到城牆那裡,各做各的工。

16從那日起,我的僕人一半做工,一半拿槍、拿盾牌、拿弓、穿(或譯:拿)鎧甲,官長都站在猶大眾人的後邊。

17修造城牆的,扛擡材料的,都一手做工一手拿兵器。

18修造的人都腰間佩刀修造,吹角的人在我旁邊。

19我對貴冑、官長,和其餘的人說:這工程浩大,我們在城牆上相離甚遠;

20你們聽見角聲在哪裡,就聚集到我們那裡去。我們的神必為我們爭戰。

21於是,我們做工,一半拿兵器,從天亮直到星宿出現的時候。

22那時,我又對百姓說:各人和他的僕人當在耶路撒冷住宿,好在夜間保守我們,白晝做工。

23這樣,我和弟兄僕人,並跟從我的護兵都不脫衣服,出去打水也帶兵器。



1. 仇敵的不安(1-3節)

  第一節說:「參巴拉...就發怒」。

  二章說過,參巴拉是撒瑪利亞省長,擁有軍兵。但是,尼希米的工作因得波斯王的允准,參巴拉等人便不敢與他正面對抗,卻用嗤笑,威脅等方式來攔阻工程進行。敵人表現出來的雖然是譏笑和戲弄,背後真正的原因卻是忿怒。

  敵人一方面是嘲笑他們不可能成功;二方面是嘲笑他們沒本事。他們說,即便建築成功,建起來的城牆也是不堪一擊。

2. 以信心面對仇敵(4-6、9節)

(1) 專心禱告(4-5,9節)

  百姓面對的不僅是工作的挑戰,還有仇敵的挑釁。他們知道要完成這麼艱難的工作,絕無法憑藉血氣之力,所以謙卑的向神禱告,求神施恩憐憫。

(2) 專心做工(6節)

  「因為百姓專心作工。」面對仇敵,最怕的是分裂。這時的百姓,沒有上當,他們更加同心。他們沒有時間挑剔別人的錯,或閒談說些沒有意思的話;他們也不答辯,也不報復;他們只是集中力量,去作神所召他們作的工作。

(3) 專心守望(9節)

  尼希米是一個腳踏實地的工作者,他知道如何組織,也知道如何付上禱告的代價。他下決心禱告,也不停止作工。同時他又注意到派出守望者,晝夜作看守的工作,使每一段城牆都有一個儆醒守望的人看守著,以防敵人意外的襲擊。

3. 仇敵結合(7-8節)

  那些反對者不只是譏笑,而且也是相當有力量。這時的敵人更多了,有參巴拉、多比雅、亞拉伯人、亞捫人和亞實突人,多麼可怕的一支聯隊。那些本來互相敵對的黨派,竟消除彼此之間的岐見,聯合在一起,準備攻擊尼希米! 

4. 不停止的威嚇(10-12節)

  撐過最艱難的時刻,沒想到後面更是艱難。正當百姓精疲力竭的時候(10節),仇敵的聲勢越是高漲,動武的恐嚇越發囂張,情境岌岌可危(11節)。比較靠近敵人地區的百姓更是恐慌,十次派人前來呼求救兵(12節)。

5. 絕不妥協(13-23節)

(1) 剛強站立(13-15節)

  尼希米信心堅定,他採取行動,吩咐百姓武裝起來,呼籲他們:「為弟兄、兒女、妻子、家產爭戰。」

  仇敵們終於知道這些百姓今非昔比,跟以往已經大不相同,不是好惹的,原訂計畫的攻擊就取消了。

(2) 更加賣力(16-18節)

  他們的勇敢得到回報,但是,他們也知道接著而來的攻擊只會增加,不會減少。尼希米開始一個新的戰術:「從那日起,我的僕人一半作工,一半拿槍、拿盾牌、拿弓、穿鎧甲(穿或作拿);官長都站在猶大眾人的後邊。」

  工作不能停,戰爭也不能不打,只有更加賣力,絕不輕易妥協。

(3) 信心仰望(19節)

  支持他們撐下去只有一個理由:「我們的神必為我們爭戰。」這不僅是他們的盼望,更是他們的確信。一個做對事的人,一定有這樣的信心;一個行在神旨意中的人,也一定有這樣的信心。

(4) 時時警醒(20-23節)

  現在,他們不但夙夜匪懈,原先住在城外的人也都留守在城裡。他們不但隨時提高警覺,而是時刻穿起戰服,配戴兵器,以備隨時迎戰:「這樣,我和弟兄僕人,並跟從我的護兵,都不脫衣服,出去打水也帶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