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1 QT 20180401 QT

 

今天讀開始讀哈巴谷書,這裡先做扼要的背景解說。

  哈巴谷書在小先知書中排第八位,在那鴻書與西番雅書之間;這三本書的寫作時間大致相同,對耶和華的公義、主權與恩典的觀點也類似。

  根據一章6節,提及巴比倫人的入侵就要來臨,哈巴谷稱他們為「迦勒底人」。約從主前625年起,新巴比倫帝國在尼布卜拉撒(尼布甲尼撒之父)掌握下國勢日強;主前612年毀滅亞述首都尼尼微;主前605年,尼布甲尼撒在亞述的迦基米施打敗埃及和其聯軍(耶四十六2),國勢達到頂峰。

  哈巴谷所預見的這次侵略,一個頗切合的時期是約雅敬作王期間(主前609~598年),因在這段統治期間,巴比倫的威脅愈來愈強。他們於主前598年前來攻打猶大;約雅敬後來死了,很可能是被人刺殺的(參︰耶二十二18-19,三十六30)。作者對巴比倫的殘暴之親身感受(參一12-17),正與這段時期的歷史吻合;因此哈巴谷是與那鴻、西番雅和耶利米同時代的人。

  哈巴谷的信息最初是對特定的年代和特定的環境而講述的,但他所提的問題也是人類在每一年代,以及多種環境中都曾提出來的問題。研讀哈巴谷書,可以幫助我們更具體明白上帝在歷史的計畫與安排。


今天讀哈巴谷書一1-17節


1 先知哈巴谷所得的默示。

2 他說:耶和華啊!我呼求你,你不應允,要到幾時呢?我因強暴哀求你,你還不拯救。

3 你為何使我看見罪孽?你為何看著奸惡而不理呢?毀滅和強暴在我面前,又起了爭端和相鬥的事。

4 因此律法放鬆,公理也不顯明,惡人圍困義人,所以公理顯然顛倒。

5 耶和華說:你們要向列國中觀看,大大驚奇;因為在你們的時候,我行一件事,雖有人告訴你們,你們總是不信。

6 我必興起迦勒底人,就是那殘忍暴躁之民,通行遍地,佔據那不屬自己的住處。

7 他威武可畏,判斷和勢力都任意發出。

8 他的馬比豹更快,比晚上的豺狼更猛。馬兵踴躍爭先,都從遠方而來;他們飛跑如鷹抓食,

9 都為行強暴而來,定住臉面向前,將擄掠的人聚集,多如塵沙。

10 他們譏誚君王,笑話首領,嗤笑一切保障,築壘攻取。

11 他以自己的勢力為神,像風猛然掃過,顯為有罪。

12 耶和華─我的神,我的聖者啊,你不是從亙古而有嗎?我們必不致死。耶和華啊,你派定他為要刑罰人;磐石啊,你設立他為要懲治人。

13 你眼目清潔,不看邪僻,不看奸惡;行詭詐的,你為何看著不理呢?惡人吞滅比自己公義的,你為何靜默不語呢?

14 你為何使人如海中的魚,又如沒有管轄的爬物呢?

15 他用鉤鉤住,用網捕獲,用拉網聚集他們;因此,他歡喜快樂,

16 就向網獻祭,向網燒香,因他由此得肥美的分和富裕的食物。

17 他豈可屢次倒空網羅,將列國的人時常殺戮,毫不顧惜呢?



  先知哈巴谷生在動盪的約雅敬時代,他看見國家政治與宗教的腐敗,也明白國際間的險惡。他與神就著問題對談,我們看見他心裡的掙扎,也看見他對時代的使命。

1. 公理顛倒的世代(1-4節)--論到以色列民內部的問題。

  哈巴谷開宗明義介紹自己是『先知』,這書所寫的就是他所看見的異象(所得的默示)。」(1節)

  「他說:耶和華啊!我呼求你,你不應允,要到幾時呢?我因強暴哀求你,你還不拯救。」(2節)

  這裡是以呼求幫助的方式來表達這個問題,因為強暴與欺壓導致作者懷疑神干預或拯救的能力與意願。在先知的神學知識中,神是公平、公義的,但這卻與他對神的經歷不相符(3節);事實上,約伯也曾提出類似的問題(見伯六28-30)。

  他以兩個「為何」,表達他內心的掙扎。他不明聖潔的神為何看著信仰的崩潰及道德的衰落卻不採取行動,他忿然呼喊「公理顛倒」以示抗議(4節)。

  律法本當成為神之社會秩序的基礎,但它卻不再能發揮這樣的功用。結果就是缺乏公理,甚至是公理顛倒。義人被惡人虐待,這些惡人將他們圍困。

  這裡所說的顯然是指以色列內部不敬虔、無法無天的百姓。

2. 不符常理的作為(5-11節)

 可是,神的回答卻令先知十分震驚,神說懲治即將來到,只是另先知意外的是,神竟以殘暴的巴比倫人成為祂刑罰以色列子民的工具。神特別指出祂興起巴比倫人來懲罰子民是祂早已說過的,但子民卻是不信(5-6節)。

  接著,神向先知描寫巴比倫人的軍事力量(7-10節)。

  巴比倫人自高自大,自以為是神,甚至以自己為法律,並尊崇自己(7節,勢力)。勢力與驕傲通常是連在一起。

  她的馬兵被比擬成豹和「晚上的豺狼」,以描述他們的飛快和兇猛;他們從遠方疾馳而來,比作鷹的突襲飛撲,以描述其貪婪與無比強暴(8節)。

  「都為行強暴而來,定住臉面向前,將擄掠的人聚集,多如塵沙。」(9節)

  『定住臉面向前』的意思是,他們的群眾像沙漠的風暴向前推進。

  貪婪的巴比倫人進擊的力道非常殘暴,如同沙漠的風暴,他們所擄掠的也多如塵沙。

  其他國家的首領是他們嘲笑的對象,受侮辱的不只是別國的領袖,也包括他們所謂堅固的保障,談笑用兵(10節)。

  但是到後來,巴比倫人也會因著倚靠「自己的勢力及能力」,把自己當作是神,恣意行殘暴,而被  神追討他們的罪(11節)。

3. 真理領受的矛盾(12-17節)--刑罰方式與神的本性不相稱。

  由於對神的回答深表疑惑,哈巴谷向神繼續提出三個「為何」的問題,表達他在理性與神學知識上的掙扎。

(1) 行詭詐的,你為何看著不理呢?(13節上)

(2) 惡人吞滅比自己公義的,你為何靜默不語呢?(13節下)

(3) 你為何使人如海中的魚,又如沒有管轄的爬物呢?(14節)

  第三個問題是以魚做類比,這是用在巴比倫人如何對待猶大上。迦勒底人強暴地用鉤和網把猶大人「拉出來」,用拉網聚集他們,也就是將他們帶離自己的家鄉,遷移或移居到一個陌生的地區!

  哈巴谷認識神是「聖者」(12節上)、是永在的(12節中)、是公義的施行者(12節下-13節上)。但這『聖潔的神』竟用不敬虔的人來對付犯罪的子民(13節中);『永在的神』竟縱容不敬虔的人(13節下);『公義的神』竟任由兇殘的族類肆意攻擊無助的人群(14-17節),這使他陷入極深的矛盾與掙扎中。

  哈巴谷看見國內許多頑劣的罪惡橫生,當他向神禱告時,抱怨神為何忍心不顧時,神竟然回答,巴比倫就是神興起對猶大施行的審判。這個回答使得他心中產生更大的疑惑,因為巴比倫比起猶大來說,更是罪大惡極。因此,下一章他繼續質問神這是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