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5 QT 20171025 QT

今天讀約翰叁書1-15節
  聖經中有好幾次提到「該猶」。馬其頓的該猶(徒十九29),特庇的該猶(徒二十4),哥林多的該猶(羅十六23;林前一14)。可見該猶這名字是當時極為普通的名字。
  此書大約與約一、二書同時寫成。由於該猶所屬教會的一位領袖丟特腓毀謗使徒,拒絕接待使徒的代表,甚至逼迫接待客旅的弟兄,作者乃運用使徒的權柄責備他,並勉勵該猶繼續用愛心接待作客旅的傳道者(見7-8節)。
  本書主要論到教會信徒接待客旅的問題:約翰二書勸告信徒不可接待傳異端的人,本書則勉勵信徒用愛心接待作客旅的弟兄:兩者可謂互相呼應,針對不同的情況,將真理的兩面教導信徒。
  1-4節,引言。
  老約翰愛弟兄不是由於責任的催促,而是完全自發而主動的愛心。基督徒處世為人的經驗可以越來越老,愛主愛人的心也可以越久越新(林後四16)。
  『親愛的兄弟啊,我願你凡事興盛,身體健壯,正如你的靈魂興盛一樣。』(2節)
  「身體健壯正如靈魂」這說明靈魂比身體重要,但身體也要健壯。按林前六20;提前四8,保羅也有類似的教訓。他對信徒長進的願望,常是不停止的,雖然該猶在靈性上的興盛會叫他歡喜,但他也願意看見該猶在身體上同樣有適當的長進。
  5-8節,對愛主該猶的稱許與教導。
  從使徒對該猶的稱許中,可見該猶有許多地方可以作信徒的榜樣:
1.他的靈魂比身體更健壯,且有使徒為他作見證(3節);
2.他所行的與心裏所存的相同(5節);
3.他的善行(愛心)是使徒和弟兄所共同證明的(6節上);
4.他的恩賜雖不是最大,他的靈性卻很優美(6節下-8)。
  服事人不算是甚麼大恩賜,只是一項卑微的恩賜,但卻能使人在屬靈方面變成「為大的」(太二十26-28),所以恩賜小的人未必就是代表靈性低。使徒時代,聖靈選用了最屬靈、最有能力的司提反辦理飯食,就是一個好例子。
  該猶也是這樣,雖然主只給接待客旅的恩賜,但他能使他們都因他受感動。可見他的靈性很是成熟。他必定是很謙卑、捨己、忍耐的人,因為接待客旅等於向一切人謙卑。
  9-11節,對犯罪的丟特腓的指責。
  丟特腓的惡行共有五項:
1.好為首,出風頭;
2.不接待使徒;
3.用惡言妄論使徒;
4.禁止別人行善;
5.在教會中專橫獨斷、逼迫好弟兄。
  教會若是有紛爭,靈性走下坡,多半都是由於一些外表熱心,實際上卻是貪慕虛名的人在教會弄權的結果。這種人必然會反對或攻擊忠心的神僕,逼迫愛主的弟兄。
  因他們的行事必定不遵行真理,也不顧神的榮耀,難免引起忠心愛主的弟兄的不服。結果小則不同心、不和睦;大則把教會引入歧途,容納異端,引起分裂。因此,對教會重要同工的遴選應該十分審慎。
  12節,行善的低米丟。
  『低米丟行善,有眾人給他作見證,又有真理給他作見證;就是我們也給他作見證。你也知道我們的見證是真的。』(12節)
  低米丟雖是一個無名小卒,但卻是個發光的信徒。而且他的行善完全出於真理(是真理所見證的),也合乎聖經的原則,跟世人的善行不同。
  眾人、真理跟使徒都能為他作見證,表示教會中所有的信徒都一致讚賞他的生活和見證,可見他的善行是內外一致,是由誠實而善良的內心發出的。
  13-15節,問安。
  約翰結束這封信的方式,與他結束貳書的方式大致相同,就是『我原有許多事要寫給你,卻不願意用筆墨寫給你』,他希望快快見面再當面談論。
  這三封約翰書信的確叫我們獲益不少,讓我們可以瞭解初期基督信仰的面貌,並替神的兒女立下古今合用的指導。不久我們都會在天家見面,到時我們便可以更完全地明白神啟示中的模糊之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