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8 QT 20171008 QT

今天讀何西阿書十一章1-12節
  1-4節是一幅極為生動的畫面,我們不妨使用比較白話的方式重讀一遍:
1上主說:以色列還是幼童的時候,我已經愛他;我把他當作自己的兒子,從埃
  及帶出來。
2可是,我越呼喚他,他越叛離我。他們向巴力獻祭;他們向偶像燒香。
3然而,教以色列走路的不是我嗎?我用雙臂把他們抱在懷中,他們卻不承認我
  養育之恩。
4我用慈繩愛索牽引他們。我抱起他們,像抱嬰孩偎貼在面頰上;我俯下身子,
  餵養他們。
  先知何西阿信息的最大特色,就是將上帝與以色列人民之間的關係,以「夫婦」的關係來表達,這種「夫妻」關係是有相當深度的愛情關係。
  在這裡我們看到另外一種關係,就是『父子』的關係,這種父子關係是遠從以色列人民還在埃及當奴隸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
  「從埃及帶出來」(1節),這句話對每個以色列人民來說,可說是相當熟悉的事件。以色列人民一提起出埃及的經驗,就馬上想到祖先當奴隸的苦役生活,是因為上帝的愛,才呼召摩西來帶領他們祖先出埃及。
  可是這個鍾愛的孩子卻背叛了父親(上帝),去認別人(巴力)當「父親」。
  父親百思不得其解,只有灰心嘆息。
  5-7節說明既然以色列選擇自己的路,就必須承擔選擇的後果。他們背離父親,又不聽先知苦口婆心的勸導,結果是失去父親的呵護,落在仇敵的手下為奴。這次的災難,甚至比之前的更加厲害。
  『以法蓮哪,我怎能捨棄你?以色列啊,我怎能棄絕你?我怎能使你如押瑪?怎能使你如洗扁?我回心轉意,我的憐愛大大發動。』(8節)
  8-9兩節經文看見上帝內心的衝突及矛盾。因為當以色列人民背逆了祂的教訓,甚至去拜偶像時,以上帝的公義的本性來說,以色列人民是應該被判處死刑。但結果卻不是這樣,上帝是繼續提到祂對以色列人民有特殊的愛,是無法切割的愛。
  押瑪和洗扁。在創世記每次提到這兩個地方,都會與所多瑪城和蛾摩拉城並列在一起(參創十19;十四2、8)。換句話說,這兩個城也是犯罪如同所多瑪與蛾摩拉一樣的嚴重,都是屬於該毀滅的城市。
  上帝說他不忍以對待「押瑪和洗扁」的毀滅方式來對待以色列人民,也就是不忍降下天火來毀滅以色列,上帝雖然對以色列人民背棄祂的事很憤怒,但還是心存憐憫,為的是希望以色列人民能夠悔改歸向祂。
  『耶和華必如獅子吼叫,子民必跟隨他。他一吼叫,他們就從西方急速而來。他們必如雀鳥從埃及急速而來,又如鴿子從亞述地來到。我必使他們住自己的房屋。這是耶和華說的。』(10-11節)
  神過去像獅子撕裂其民(五14),現在卻如獅子發出遠近可聞的大聲呼喚,號召他們回歸。兇猛獅子的吼叫聲,是為驚嚇那些脅迫以色列的敵人;而以色列民如同小獅子,聽見這吼叫聲,立即知道神的拯救來臨。
  雀鳥、鴿子都是飛翔的禽類,代表速度之快。急速亦作『顫抖』,有心情激動之意。本段顯然是指猶太人被擄七十年以後的回國事件(見耶二十九10)。這裡特別提到埃及和亞述,因為猶太人受過這兩個國家的征服和壓迫。
  『以法蓮用謊話,以色列家用詭計圍繞我;猶大卻靠神掌權,向聖者有忠心。』(12節)
  這是一句意義深遠的句子。假如我們從被擄回歸的角度來看,當被擄七十年後回歸,只有猶大百姓回歸,以色列人並不在列。也許這是這句話真正的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