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7 QT 20171007 QT

今天讀何西阿書十章1-15節
『以色列是茂盛的葡萄樹,結果繁多。果子越多,就越增添祭壇;地土越肥美,就越造美麗的柱像。』(1節)
  這裏提「以色列」,不是「以法蓮」,主要是強調神的子民進入迦南地的歷史。這既指以色列民族的整體,回顧過往的歷史,應該知道神的恩惠,以色列成為茂盛的葡萄樹,就不是偶然的了。但茂盛的情形,結果繁多,反使他們更加犯罪,成為他們墮落的原因。
  以色列是神栽植的葡萄樹,所以結果繁多,本是神的恩惠。何西阿強調地的出產是神的賜予(二8),不可當作異教神明的力量。結果他們膜拜偶像,卻遠離耶和華,這確是嚴重的錯誤。
『他們心懷二意,現今要定為有罪。耶和華必拆毀他們的祭壇,毀壞他們的柱像。』(2節)
  『心懷二意』就是心懷詭詐,他們一面敬拜上帝,另一方面卻去拜巴力神明。巴力神明是不會說話的偶像,人喜歡這樣的偶像神明,因為不會指責他們的罪。
  財富多的人往往自視甚高,希望別人看他像神一樣,而忠實的先知或祭司有時還會數落敬拜者錯誤的信仰行為,一般人或許聽得下,有權勢、有才能、有錢財者,恐怕就不容易聽得下去。
  「他們必說,我們沒有王,因為我們不敬畏耶和華,王能為我們作甚麼呢?」(3節)
  這節的開端應有「現在」的字樣,是針對目前之處境的宣告。因為對北國君王以流血方式獲得王權感到不滿,竟然怪罪神,甚至對神失去敬畏的心。接著就『為立約說謊言,起假誓;』(4節)一環接一環,環環相扣。結果更大的災難就臨到,審判的結果也免不了。
  事實上立王本來就是百姓的要求,神也透過先知對他們提出警告;跟隨耶羅波安拜金牛犢也是他們的選擇。所以,敗壞是必然的結果。但是現在卻把所有的壞結果歸咎於神。
  5-8節,北國以色列開國之君耶羅波安一世為了安撫以色列人民,因而建造的金牛像供百姓敬拜。如今失去榮耀(5節),不能庇護他們,甚至連金牛偶像也被敵人拿去當作戰利品(6節),這對那些一再鼓勵人民拜巴力神像的祭司來說,是很難忍受的羞辱。
  『他們必對大山說:遮蓋我們!對小山說:倒在我們身上!』(8節下)
  這是一句表達絕望心境的詩歌,在說明當審判來到時,那些逃避災難的人,上至王親國戚、達官顯要,下至平民百姓,因為深怕無法忍受凌辱、刑罰,都躲在洞穴中。他們寧願躲進洞穴中,甚至讓大山小山崩塌下來被埋葬,這樣也比被羞辱的難堪和痛苦來得好。
  『以法蓮是馴良的母牛犢,喜愛踹穀,我卻將軛加在他肥美的頸項上,我要使以法蓮拉套。猶大必耕田;雅各必耙地。』(11節)
  「馴服的母牛」,這是指受過訓練,會聽話,且是有生殖能力的母牛。
  「踹穀」,依照摩西法律規定,牛在耕田的時候,是可以一面踹穀一面吃草的(參廿五4),踹穀是非常輕省的工作。
  先知何西阿用這種方式在比喻上帝是這樣疼惜以色列人民,讓他們像一隻牛做最輕省的工作,也可以一面踹穀子一面吃喝,結果是長得又肥又壯。可是,他們並沒有珍惜上帝給他們這樣的恩典,反而輕視了這美好的恩典。因此,上帝就如同田園的主人,將那粗糙又笨重的軛加放在這隻肥壯的母牛頸項上。
  『你們要為自己栽種公義,就能收割慈愛。現今正是尋求耶和華的時候;你們要開墾荒地,等他臨到,使公義如雨降在你們身上。』(12節)
  先知用農家最通常、且相當熟悉的工作經驗—播種與收割—作教材,告訴以色列人民,只有將上帝的公義呈現出來,才能期待上帝的愛回應到他們身上來。
『你們耕種的是奸惡,收割的是罪孽,吃的是謊話的果子。因你倚靠自己的行為,仰賴勇士眾多,』(13節)
  這裡說出以色列人民的問題所在,他們根本就聽不下這樣的勸勉,也不把上帝放在眼中,他們不再倚靠上帝,認為軍隊和武力最實在,可保護他們生命的安全,但先知何西阿指出,軍事武力才是帶他們走向滅亡的力量。
  14-15節剛好回應了第十三節下半句所說的,人想倚靠龐大的軍隊來維持秩序、保護社畿安全,結果是枉然、沒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