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6 QT 20171006 QT

今天讀何西阿書九章10-17節
  10-13節說出兩種極大的反差:先知指出過去以色列與上帝的關係是親密不可分,可是現在卻是已經惡化到了極點。
『主說:我遇見以色列如葡萄在曠野;我看見你們的列祖如無花果樹上春季初熟的果子。他們卻來到巴力毗珥專拜那可羞恥的,就成為可憎惡的,與他們所愛的一樣。』(10節)
  這裏描寫神對祂的選民喜愛的心。
  首先用『葡萄在曠野』來形容。他們從埃及出來,在曠野,尚未進入迦南。在曠野怎會有葡萄呢?曠野當然不可能有葡萄,若能發現,一定十分驚奇,格外的歡喜。
  其次說是『無花果樹上春季初熟的果子』。無花果在春天可以初熟,所以夏令以前,看見有初熟的無花果,是另一種驚喜,一到手中就巴不得先嘗一口,說明神也是那麼喜悅他們。這裏用詩意襯托出一種美麗的境界。
  神對選民純潔的愛,卻得到百姓淫亂的回報。他們不愛神,反而轉向巴力,敬拜巴力的禮儀是充滿淫亂的,當然這也使以色列人陷入罪中(民廿五1-8)。
  11-13節先知提到以色列人民將遭遇的懲罰。
  『至於以法蓮人,他們的榮耀必如鳥飛去,必不生產,不懷胎,不成孕。縱然養大兒女,我卻必使他們喪子,甚至不留一個。我離棄他們,他們就有禍了。』(11節)
  上帝的懲罰就是將他們的光榮拿掉。所謂「光榮」,在以色列人民看來就是子孫像天上的星星那樣多。有能力繁衍下一代,就是生命最大的光榮。相對的,如果要形容一個人生命最黯淡的時刻,就是說那個人沒有後裔,這是早期人類普遍的生命價值觀念。
  『耶和華啊,求你加給他們,加什麼呢?要使他們胎墜乳乾。』(14節)
  於是先知祈求上帝,乾脆使以色列的婦女不能懷孕。
  先知為甚麼不祈求上帝的祝福、寬恕、赦免,而是祈求上帝乾脆叫婦女無法生育,這豈不是很殘忍的事?
  主要是出於憐憫。既然罪帶來的審判是必然,他們的後代必被敵人俘虜去當奴隸、遭遇到迫害,與其如此,不如不生下孩子來得要好些。
  『耶和華說:他們一切的惡事都在吉甲;我在那裡憎惡他們。因他們所行的惡,我必從我地上趕出他們去,不再憐愛他們;他們的首領都是悖逆的。』(15節)
  吉甲是以色列人民第一位君王掃羅被先知撒母耳膏立為王的地方。這地方也是以色列的宗教聖地。當年掃羅一方面拒絕聽從上帝的命令,同時卻說想要在吉甲祭壇獻最好的牲祭給上帝,被先知撒母耳斥責,說:
「耶和華喜悅燔祭和平安祭,豈如喜悅人聽從他的話呢?聽命勝於獻祭;順從勝於公羊的脂油。」(撒上十五22)
  因此,吉甲雖然是北國以色列的宗教聖地,卻也常常被當作背叛上帝命令的記號。這裡明確的說,以色列人被審判,是因他們的悖逆。
『以法蓮受責罰,根本枯乾,必不能結果,即或生產,我必殺他們所生的愛子。我的神必棄絕他們,因為他們不聽從他;他們也必飄流在列國中。』(16-17節)
  「以法蓮」這名是昌盛(創四十一52),原意為花木茂繁,果實豐碩。現在卻根本枯乾,沒有雨露的滋潤。以色列民族生命的枯萎,是因得不著神的恩澤。
  最後,先知呼喊「我的神」,這是帶著順服的心意,因為他無法逃避神。神棄絕他們,因為他們先離棄神。他們飄流,失去他們的家庭。家中沒有生產,只有夭折的孩童,家破人亡,或無家無子。這些都是無窮的痛苦。這是他們先離棄了神,才遭受棄絕的苦楚。
  神沒有答應何西阿,他的回答似乎是殘忍的,其實是帶著盼望。他沒有捨不得以色列人受苦,是因為期盼他們的回轉,期盼他們因著苦難而悔改,重新蒙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