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4 QT 20171004 QT

今天讀何西阿書八章1-14節
1-3節,百姓干犯律法的宣告。
『你用口吹角吧!敵人如鷹來攻打耶和華的家;因為這民違背我的約,干犯我的律法。他們必呼叫我說:我的神啊,我們以色列認識你了。以色列丟棄良善;仇敵必追逼他。』(1-3節)
  先知耶利米曾用老鷹來形容巴比倫帝國(參耶四13),先知何西阿說要來的敵人乃是亞述,它將會來攻擊上帝所賞賜給以色列人民,並且要佔領以色列人民所居住的土地,原因是以色列人民違背與上帝之間所立的約。
  在危急之時,百姓發出無助的吶喊,呼求保命,但是『我的神啊,我們以色列認識你了。』這番話只是情急之下的口頭禪,是敷衍了事的性質,並不是真心求告,所以神不拯救。
4-6節,不合法的首領和遭咒詛的偶像。
『他們立君王,卻不由我;他們立首領,我卻不認。他們用金銀為自己製造偶像,以致被剪除。』(4節)
  北國歷史有十個朝代,共二十位君王,但每朝代的更替均有暴力流血事件。 北國既忘記神的主權而自立君王,所以遭神責備。
  『撒瑪利亞啊!耶和華已經丟棄你的牛犢。』(5節)
  首都撒瑪利亞並無拜牛犢的祭壇,因此撒瑪利亞在這裡是代表北國。耶羅波安造金牛犢,一隻在安伯特利、一隻安在但,並且告訴百姓:這就是領你們出埃及地的神(王上十二28),先知指出人手所造的並不是神,必被消滅(看賽四十四9~20)。
7-10節,虛妄無益的外交聯盟。
「他們所種的是風,所收的走暴風;所種的不成禾稼,就是發苗也不結實;即便結實,外邦人必吞吃。」(7節)
  風指以色列偶像崇拜的虛空和虛妄;暴風指隨之而來的毀滅。北國拜偶像是種風,收的是亞述大軍席捲全國的暴風。
  前面說以法蓮是愚蠢的鴿子(七11),這裡又說像是倔強的野驢(9節)。本來驢是很溫馴的動物。現在變成野驢,就是指不能駕馭的驢。
  「野驢」:與「以法蓮」諧音。野驢身軀矮小,力氣大、奔跑速度快,脾氣固執古怪,不喜合群,容易走迷,執迷而不肯回頭。所以十足說明以色列的實況。
  這段信息預示到全球的列強將強行干預。
  第8節提到列國:『以色列被吞吃;現今在列國中,好像人不喜悅的器皿。』
  第9節提到亞述:『他們投奔亞述,如同獨行的野驢;以法蓮賄買朋黨。』都使這一點變得更清楚。以色列不僅成為一個愚昧、無法收穫的農夫,更誠為一個不屬聖約範疇的外邦人,特別是將遭受亞述和埃及等列國的鯨吞蠶食。
11-14節,虛浮空洞的宗教熱心。
『以法蓮增添祭壇取罪;因此,祭壇使他犯罪。我為他寫了律法萬條,他卻以為與他毫無關涉。』(11-12節)
  北國以色列真正的問題是:當國家陷入危機的時候,他們從不考慮、也沒有想到要尋求上帝的寬恕和憐憫;相反的,拜偶像的風氣反而更興盛,所以說祭壇使他犯罪。
  猶太人的法律共有六一三條,包括二四八條是屬於積極的「要」做甚麼,和三六五條比較屬於消極的「不要」做甚麼。沒有一千條,怎麼可能上「萬條」呢?這是因為先知何西阿用了誇大的語句,主要目的在形容一件事:上帝一再想盡辦法要教導以色列人民該怎樣行,但是,他們都一再拒絕。
「以色列忘記造他的主,建造宮殿。猶大多造堅固城,我卻要降火焚燒他的城邑,燒滅其中的宮殿。」(14節)
  一般人都會以為,建造高大而堅固的城牆,就是國家的安全保障;而顯示一個國家財富的方式,就是從國王的宮殿是否富麗堂皇來評比。財富,也是衡量一個國家是否強盛的基礎。
  但是,自古以來,這樣的歷史卻一再告訴我們:就是這些高大、堂皇的建築都不能保證一個帝國永遠不會衰微、滅亡。從當時最強盛的埃及帝國,接下來的巴比倫帝國、亞述、波斯、希臘、羅馬,直到近代史上的西班牙、大英帝國等等都是顯而易見的實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