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3 QT 20171003 QT

今天讀何西阿書六章11-七章16節
  從五章八節至七章十六節,全部信息都是提說以色列軍事的失敗,預言北國的滅亡。這是空前的,因為他們從來沒有這樣嚴重的浩劫,現在必須面對了(五9、14,七13、16)。神的審判不是只對北國,也是對聖約的民(五10、12-14節,六4、11節下)。
『我想醫治以色列的時候,以法蓮的罪孽和撒瑪利亞的罪惡就顯露出來。他們行事虛謊,內有賊人入室偷竊,外有強盜成群騷擾。他們心裡並不思想我記念他們的一切惡;他們所行的現在纏繞他們,都在我面前。』(1-2節)
  何西阿時代的北國以色列,雖然表面上看起來經濟很繁榮、軍事武力很強盛,但已經露出許多社會問題:
『他們行事虛謊,內有賊人入室偷竊,外有強盜成群騷擾。』(1節下)
  先知指出這些惡行總歸就是「欺騙、偷竊、搶劫」。先知傳出上帝的信息,說上帝想要「醫治」這個即將面臨瓦解的北國以色列時,卻發現該國的人民並不當作一回事,倒覺得這些不是甚麼了不起的罪,而是很自然的一些事一樣,仍然繼續過著犯罪的惡行。
  因此,先知提醒以色列人民,說上帝都已經將他們這些惡劣行為記錄下來。(2節)
  3-7節,說出了北國以色列在耶羅波安二世在主前七五三年去世後,到主前七三二年何細亞登基為最後一任的國王之前,這二十年間發生了六次的宮廷政變背景。
  這些政變都是為了奪取王位,不擇手段地進行謀殺的手段,甚至為了要穩定因為謀殺篡奪得到的王位,還抽重稅向亞述國王普勒進貢(參王下十五14-20)。
  第7節是相當關鍵的一節經文,這一節告訴我們北國以色列,從統治者到人民,大家心裡想的就是權力,以為有權力就擁有一切。以為有了權力,想要怎樣都好辦事。
  8-12節這段經文說出當時整個國際社會的局勢。
  亞述、埃及都環伺在以色列身邊,他們虎視眈眈地要找機會對以色列下手。可惜的是以色列執政者不但用心在想怎樣篡奪政權,而且還用更多的心思在想怎樣維護政權,這正好說明他們的心中確實是沒有平安。
  另一方面,這種沒有平安是因為他們心中已經失去了上帝的眷顧,他們很「勇敢」地殺死國王奪取政權,表面上看起來是很威武、剛強,實際上心中很害怕,因此需要尋求外力的協助。
  列王紀下說米拿現用「三萬四千公斤銀子」向亞述國王進貢,主要是希望亞述國王庇護他的王權(參王下十五19)。這就是先知何西阿在第8節所說的「以法蓮是沒有翻過的餅」,餅如果不翻,一邊已經烤焦了,但是另外一邊還是生的。這裏所說的,是指政治的偏差,也形成宗教道德的生活失去平衡。意思就是兩面都不討好;既得罪了上帝,又落得鄰國亞述有機可乘。
『以色列的驕傲當面見證自己,雖遭遇這一切,他們仍不歸向耶和華他們的神,也不尋求他。』(10節)
  這節是整章經文的中心: 傲慢,不知道「歸向」上帝。
  11-12節先知說出當時以色列執政者真正的問題,就是以為尋找大國就可以得到庇護,國家免於滅亡,而先知則說沒有上帝的眷顧,想從人得到庇護,那等於是自投羅網一樣的愚蠢。
  先知提醒以色列人民知道,上帝不會將這樣的行徑當作沒事,因為上帝的選民沒有以上帝誡命為重,一再犯罪,這是上帝所不允許發生的事。因此,雖然以色列可以從亞述得到幫助,但上帝卻要使他們這些看起來似乎很「高桿」的國際外交手腕與成就化為烏有。
  13-16節讓我們看到以色列人民真正的問題就是想離棄上帝,他們不再希望與上帝保持「夫妻」的關係,他們只關心物質生活的需要,卻不知道心靈上的豐富遠比物質的需求對生命更有意義。
  13節先知用幾個連串在一起的詞字,從「離棄」→「毀滅」→「背叛」→「撒謊」。這些詞字都是環環相扣在一起的;離棄上帝,等於是毀滅自己的生命一樣;背叛上帝,等於自尋死路。而最典型的犯罪行為就是撒謊,因為這樣的人,就是心中沒有上帝。心中沒有上帝,所代表的意義就是和離棄了上帝一樣。
『他們並不誠心哀求我,乃在床上呼號』(14節),現代中文譯本的譯文是:『他們並沒有誠心向我祈求,卻像異教徒趴下來大哭大嚷』。
  他們為了要求得生產多,不惜用迦南地居民拜巴力偶像神明的方式向上帝祈求,這種方式包括了在自己的身上砍傷(或刺傷),這是迦南人的看法,認為只要有血流在土地上,管理土地的巴力神明就會喜歡。
  當以色列人民離開埃及進入曠野時,摩西法律就很清楚禁止他們在敬拜上帝時割傷自己的身體(利十九28、申十四1)。所以說:『他們為求五穀新酒聚集,仍然悖逆我。』(14節下)
  「他們歸向,卻不歸向至上者,他們如同翻背的弓。」(16節上)『翻背的弓』意即「詭詐的弓」,使人上當。看起來可以用,實際箭弦太鬆,弓也不能用,根本不能射出去。詩七十八57:「反倒退後,行詭詐,像祖宗一樣,他們改變,如同翻背的弓」說明這個用語。
  總結本章,信實的神一直施行憐憫,醫治他們(七1),救贖他們(七13),堅固他們(七15),他們必須切實悔改(七2上)。可惜他們既向神背約(六7),就得承當最嚴重的後果。他們一直是叛逆的,圖謀抗拒以及說謊(七13-15),始終不肯歸向神(七16)。以色列人轉離守約的神,所以自行招致公義的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