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1 QT 20171001 QT

今天讀何西阿書五章1-15節
『眾祭司啊,要聽我的話!以色列家啊,要留心聽!王家啊,要側耳而聽!審判要臨到你們,因你們在米斯巴如網羅,在他泊山如鋪張的網。』(1節)
  三次呼喚以引起注意,預示這些信息是面對更廣、更具權力地位的聽眾,而不像前面信息僅面對民眾和祭司。
  米斯巴指便雅憫境內的米斯巴,它和伯特利及吉甲曾是撒母耳每年巡迴判案的地方,早些時候還是以色列判官聚集之處。他泊是位於巴勒斯坦北部中央的分界山脈,就在利巴嫩邊界之南。
  這裏的罪行,是用捕鳥的活動作為譬喻,藉此指責民眾的愚昧和軟弱,正是他們效法外邦人的殘忍的嬰兒獻祭行為。
『以法蓮為我所知;以色列不能向我隱藏。以法蓮哪,現在你行淫了,以色列被玷污了。他們所行的使他們不能歸向神;因有淫心在他們裡面,他們也不認識耶和華。』(3-4節)
  這兩節經文首尾呼應,是一個對比︰我(耶和華)認識你,以法蓮卻說他們不認識耶和華。神對他們有深刻的愛,他們卻對神輕忽甚至棄絕。
『以色列的驕傲當面見證自己。故此,以色列和以法蓮必因自己的罪孽跌倒;猶大也必與他們一同跌倒。』(5節)
  開頭對以色列的指控,他們自以為是,沒有完全依靠神。最後的指控概括他們的屬靈叛逆:『他們向耶和華行事詭詐,生了私子。』(7節)這句話指責他們肉體和屬靈兩方面得淫行。
  8-15節可以分為三部分︰
1.8~9節是正式而具體地宣告審判。
『你們當在基比亞吹角,在拉瑪吹號,在伯亞文吹出大聲,說:便雅憫哪,有仇敵在你後頭!』(8節)
  這裏提到的三個城巿,座落在耶路撒冷正北方,正好伸展在一條線上。它們排列的順序表明侵略大軍從南方而來︰基比亞離耶路撒冷五公里;拉瑪離耶路撒冷八公里;伯亞文(伯特利)離耶路撒冷十八公里。
  當撒瑪利亞忙於應付北方的提革拉毗列色的軍隊時,南方猶大王亞哈斯出其不意地進攻,並收復以色列王約阿施從前從猶大強奪的便雅憫支派的地業(王下十四8~14)。難怪便雅憫合城嚴加防範,充滿「在你後頭」的喊聲,仿彿危險從後面臨近。然後是以法蓮因追逐污穢招致審判。
2.10~11節首先直言猶大因圖謀擴展疆界而招致審判。
『猶大的首領如同挪移地界的人,我必將忿怒倒在他們身上,如水一般。以法蓮因樂從人的命令,就受欺壓,被審判壓碎。』(10-11節)
  因著不甘受挫和投機心態的激動,促使猶大向北征伐,奪回失地,並明顯搶占許多領土。所以指責猶大的首領如同挪移地界的人。
  神因著自己公正的本性,指明北國(以法蓮)的命運,必要深受亞述人的欺壓掠奪、踐踏蹂躪之苦。
  雖然以法蓮的審判是必然,但是猶大也不能代替神行審判。
3.    12~15節是一些審判的比喻。
神審判的順序值得注意︰
(1)以法蓮和猶大受到因內戰引起的災病膿爛的刑罰(12節);
(2)他們並未轉向神,卻轉向亞述尋求醫治,結果徒勞無益(13節);
(3)神對他們糾纏仰仗外力做法的反應,更加激烈可怕。祂撕裂他們以致無法
     修補,搶奪他們遠離所有救助(14節);
(4)神將猶如獅子返回窩穴一樣,要轉離、等待他們因愁苦刺透而轉回悔改(15
     節)。
  『我使以法蓮如蟲蛀之物,使猶大家如朽爛之木。』(12節)
  以法蓮與猶大都日漸衰敗,承受罪惡的後果,是他們自作自受的,都因他的罪惡所導致。
  「耶雷布王」(13節):原為亞述文之「偉大之王」,即亞述王。以色列和猶大都意識到自己民族的危機。但以法蓮沒有請求神的幫忙,卻求助於亞述人。這裡只提以法蓮,是因為北方王國首先向亞述求援(王下15-18)。
  審判的寓言雖然異常嚴厲,但神的本意並非要除滅這兩國,而是要催逼她們真心悔改:
『我要回到原處,等他們自覺有罪(或作:承認己罪),尋求我面;他們在急難的時候必切切尋求我。』(15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