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3 QT 20170903 QT

今天讀但以理書八章1-14節
  本段開始至本書末,作者再用希伯來文撰寫。
『伯沙撒王在位第三年,有異象現與我但以理,是在先前所見的異象之後。』(1節)
  在伯沙撒第三年,波斯王朝的創國者古列併吞了瑪代,成為瑪代波斯國。但以理在第七章和第八章中所見的異象,比第五章所發生的事較早。
  但以理說見異象時以為自己在書珊城或烏來河畔。書珊城本是以攔的首都,烏萊河是書珊城的一條人工運河,運河本身十分寬闊,兩岸相距九百尺。
  為甚麼但以理會在異象中看見自己在約二百三十里以外的書珊城?這可能是暗示書珊城不久將成為瑪代波斯聯合王國的首都和行宮;另一方面,在波斯的首都看見波斯被希臘征服的異象,表示它將一敗塗地,無法翻身。
  但以理在異象中首先看見烏萊河畔有一隻公綿羊,牠有三大特點:
第一,    牠的外貌:牠有一雙長短不一的角,長的角是後來長出的。
第二,    牠的行動:牠向西、北、南方撞去,沒有獸可以抵擋牠。
第三,牠的態度:牠因為戰無不勝而十分狂傲。
  綿羊是瑪代波斯的國徽,曾出現在古錢幣及其他古物上。故此,用雙角的公綿羊表徵瑪代波斯是最恰當不過的。
  但以理見公綿羊有雙角,而其中一角繼續長高,故比另一角更長。無疑的,這是象徵瑪代和波斯勢力的不均等,波斯雖比瑪代較後才崛起,卻在古列王的領導下,變得比瑪代更為強大,後來還克制了瑪代。(這異象如七章的熊旁跨而坐)
  但以理跟著看見一隻公山羊,牠也有三大特點:
第一,    牠的外貌:牠祇有一隻引人注目的角,這角長於兩眼間。
第二,    牠的行動:牠撞擊公綿羊,公綿羊無力抵抗被摔倒在地上,又被踐踏。
第三,牠的態度:牠也是狂傲自大。
  用公山羊來描寫希臘的君王是十分適切的,因該國第一位君王亞歷山大喜歡用公山羊代表自己,自稱是利比安亞捫神的兒子,當時的人用公山羊的頭代表該神。其實,希臘的「愛琴城」和「愛琴海」意即山羊城和山羊海。在希臘的古代碑石也刻有山羊的圖畫。
『這山羊極其自高自大,正強盛的時候,那大角折斷了,又在角根上向天的四方長出四個非常的角來。四角之中有一角長出一個小角,向南、向東、向榮美之地,漸漸成為強大。』(8-9節)
  當亞歷山大的權力和成就達到巔峰的時候,竟患上熱病,於主前323年六月在巴比倫遽然逝世;一代英雄就此殞落,死時僅三十三歲。
  「四角」指亞歷山大死後,帝國被四個將軍瓜分:加山得管治馬其頓和希臘,呂西馬加獲得大部份的小亞西亞及特拉西,西流古則得了敘利亞及東面一大片土地(包括巴比倫),多利買統轄埃及。
  公山羊的勝利叫人吃驚,牠的崩潰更令人驚訝。正當牠自高自大,大角折斷了,取代大角的乃是新長出的四角,而四角之一又長出一個小角,這小角有下列的特點:
第一,    它向南方、東方和榮美之地擴充勢力;
第二,    它自高自大攻擊天象和星宿;
第三,    它公然對抗天象之君,不准人向祂獻祭;並且毀壞祂的聖所,把真理拋在地上。
第四,它任意而行,一切都順利。
  「小角」原文直譯是「從一小處生出一角」,強調一個人本來沒有資格成為皇帝,而且起初力量微小,卻漸漸握大權,歷史上相信這人就是主前二世紀的安提阿哥四世。
  接著,但以理聽見兩位天使交談,知道那四件事:獻祭被廢除,罪過被建立、聖殿被污穢、選民被蹂躪。要繼續二千三百個早晨和晚上,這段日子過後,聖殿就會恢復原狀。
  安提阿哥四世為推行希臘化政策,不但攻擊以色列的神,更禁止猶太人的宗教活動。他雖沒有完全毀壞聖殿的建築,卻將丟斯神像置放於聖殿,建立異教神明的祭壇,並以豬血潑灑在祭壇玷污聖殿。
  我們從下文天使的解釋得知公綿羊象徵瑪代波斯帝國,公山羊是希臘帝國、大角指亞歷山大、四角是亞歷山大死後希臘分裂形成的四個政權,小角指北國西流古王朝的安提阿哥四世,他曾厲害地迫害選民,這是他們在信仰上受到的第一次嚴重的逼迫。
  安提阿哥四世迫害選民一段時期,瑪加比的革命就暴發了,祭司馬他提亞的兒子猶大(別號「瑪加比」,就是大鎚的意思)成功地反抗安提阿哥四世,帶領革命軍攻入耶路撒冷,於主前一六五年十二月進行清潔聖殿的工作,一年後舉行了聖殿奉獻禮。「聖所得潔淨」,恢復原來的光榮。(這是修殿節的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