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1 QT 20170901 QT

今天讀但以理書七章1-14節
  舊約原來書寫的文字是希伯來文,但以理書二章4節~七章28節等處經節卻使用亞蘭文(即迦勒底文,乃巴比倫通行文字)。亞蘭文跟希伯來文非常相近,只有些許的差異,使用亞蘭文當然有他特殊的背景因素。(另一段是以斯拉記四8-六19,七11~26)
  7-12章是但以理的異象。從整卷但以理書我們看到,異夢和異象是上帝向人啟示的一種媒介。這是啟示上帝真理的重要工具,我們靠著它,可以明白上帝的奧秘。
  本章是但以理書的核心,因它使前半部的故事和後半部的默示異象有緊密的連繫。本章和第二章在語言和信息的內容上有很密切的關係,也可以說本章是呼應第二章的夢,而內容更加具體詳實。
  二31~45是尼布甲尼撒的夢和解說;第七章的異象和解釋則以不同的象徵物來象徵歷史上的四個皇朝的更迭,更指出猶太人將來的勝利和上帝國的來臨。
  但以理在伯沙撒元年得到異象,那時約為主前五五三年。九年前尼布甲尼撒逝世,兒子以未米羅達(562-560BC)接續作王兩年,就被親戚尼力基撒(560-556BC)篡位,作王四年後又被尼布甲尼撒的女婿拿波尼度奪回王權(556-539BC);拿波尼度長期定居於亞拉伯,委任兒子伯沙撒攝政。
『有四個大獸從海中上來,形狀各有不同:』(3節)
  海代表的是不平靜,表明在動亂喧嚷的塵世中出現的四個帝國。所以四獸代表四個國家,與第二章人像的四部分一樣。由於以色列民常背棄神,祂就在不同時代興起外邦王管轄他們,使他們在苦難中尋求拯救的主。
  四獸的形狀各有不同:
第一獸代表巴比倫;
  「頭一個像獅子,有鷹的翅膀」(4節):
  「獅子」是百獸之王,而「鷹」是禽鳥之首,「獅鷹」揉合強調第一獸的威武,是凌駕一切飛禽走獸之上。聖經作者多次把尼布甲尼撒比喻為獅子或鷹(耶四7,四十九19,五十17)。但以理在第二章指出尼布甲尼撒就是大像的金頭(二38),與此處的「獅鷹」吻合。
  巴比倫皇宮的大門也置有鷹翅膀的獅子雕刻,作為守門神;而且,有翅膀的獅子是巴比倫的國徽。其實,用「獅鷹」象徵尼布甲尼撒和他所代表的巴比倫國是最恰當不過的。
  「用兩腳站立,像人一樣,又得了人心」(4節下):
  描寫尼布甲尼撒謙卑後,獸心變回人心(四16);另一方面,這幾句話也描寫巴比倫國早期君王殘狠暴戾,與野獸無異,後來的統治者卻較有人性,不像以前的君王那樣大肆殺戮;「得人心」也可指巴比倫現要成為人,恢復人的尊貴。
第二獸代表瑪代波斯;
「又有一獸如熊」(5節):
「熊」的力量和形狀都不及獅子威猛。「旁跨而坐」原作「一邊站起來」,描寫此獸蹲立,一邊高一邊低的情景,正是瑪代和波斯二國實力不相等的寫照;波斯的勢力遠超瑪代國,二國的聯合並不是「平等的併合」。
「口齒內啣著三根肋骨」: 強調瑪代波斯佔領了許多國家。
第三獸代表希臘;
「又有一獸如豹」(6節):「豹」以行動迅速和聰明馳名(耶五6;何十三7);「豹」代表亞歷山大的希臘帝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征服各國。
「有鳥的四個翅膀」:這是加強形容此豹的速度驚人,其跑速如四翼齊飛,彷如飛鳥翱翔。頭一個獸祇有一對翼,而豹卻有兩對,可見第三國征服敵人的速度遠比第一國快速。
「有四個頭」:指地球的四角,描寫希臘帝國所向無敵,征服各處(相傳亞歷山大甚至遠征印度)。
第四獸可代表羅馬,牠是兇惡、強大、破壞力強的代表。
「見第四獸」(7節):但以理沒有指出此獸究竟像那一種動物,牠的的形狀奇異,不能與任何走獸比擬。牠是一隻怪獸,無法使用經驗值來描寫。
「大鐵牙,吞喫嚼碎」:回應二章四十節第四國「強壯如鐵,壓碎一切」。羅馬帝國所向無敵,隨意殺害戰敗國的人民,與此處的的描述吻合。
「頭有十角」:24節說明「十角」是十王;因為「角」是力量的記號。十王可指多個皇帝。明顯的,它的朝代比前面三個獸都長久。
  「小角」:有不少聖經學者認為這是指「敵基督」(啟十三5-8,十七11-14)。牠雖稱為「小角」,力量卻最大,消滅了其他三個「角」。
  有人的「眼」(八23)和「口」,可以像人一樣說話;「誇大的話」是攻擊上帝的妄言(七25,十一36)。這小角不是超自然靈界的權勢,乃是一個驕傲狂妄的人。
『我觀看,見有寶座設立,上頭坐著亙古常在者。他的衣服潔白如雪,頭髮如純淨的羊毛。』(9節)
  視覺從地上轉向天,「寶座設立」暗示天上法庭一切準備就緒,快要開庭審判。
「事奉他的有千千,在他面前侍立的有萬萬」(10節):聖經常強調上帝有無數的使者侍候祂,任祂差遣(王上廿二19)。「千千」和「萬萬」都是象徵性的數字,比喻「無數」。
「案卷都展開」:新舊約聖經同樣指出上帝好像用書卷記下人一切的行為(賽六十五6;啟二十12)。此處的「案卷」記錄了四獸和小角的罪行。
「見有一位像人子」(13節):頭三獸像「獅子、熊、豹」、這位從天而來的卻像「人子」;「人子」即是「人」,有人的形像。
  但以理強調他與世人的君王和國度截然不同,祂「像人子」,後者都像「獸」。「像人子」的國度是永遠的,永不能廢去。從第二至第七章,神每次干預和插手,都是藉著從天上打發來的代表,在這六次的差遣中,其中三次的代表與人的形狀有關(三25,五5,七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