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9 QT 20170519 QT

今天讀列王紀上二十一章1-16節
「這事以後,又有一事」(1節)
作者似乎有意記下亞哈每一件罪狀。
亞哈看中拿伯在耶斯列行宮的一片土地上的葡萄園,他本來想以公平的方法來收購(以金錢,或以地易地),可是拿伯卻以神的吩咐,就是以色列人要保存祖宗產業(參民三十六7)為理由,拒絕了亞哈的建議。
『拿伯對亞哈說:「我敬畏耶和華,萬不敢將我先人留下的產業給你。」』(3節)
初看起來他這樣的拒絕似乎頑固無禮,但稍加思考就知道拿伯的拒絕是對的。迦南有一個特殊的意義,那就是神的地,以色列人不過是他的佃戶而已。佃戶的一個條件是,除非極其需要,他們不能將自己的份轉讓給別人;即使轉讓,期限也只到禧年為止。
在轉讓的時候必須附有一個條件:原地主可以隨時在禧年之前按契約上所規定的價格將地贖回。若能維持這兩個條件,拿伯對於將先祖遺產作短期的轉讓並不會感到太為難。但是,亞哈根本不考慮這兩個條件,所以拿伯豫料到,他的世襲產業一旦讓出,歸併於王室田園之後,就永遠不能再把它贖回來了。
『亞哈因耶斯列人拿伯說「我不敢將我先人留下的產業給你」,就悶悶不樂地回宮,躺在床上,轉臉向內,也不吃飯。』(4節)。
亞哈貴為一國之君,面對這個小挫折,他的反應超過想像。在亞蘭王便哈達兩次即將滅國的危險當下,亞哈都沒有這麼難過,為何這次事件,讓他有如此激烈的反應?
主要是面子問題。
身為一國之君的亞哈,正所謂「要風得風,要雨要雨」,現在竟然給這無知小民左右,實感面目無光,難怪他悶悶不樂,茶不思、飯不想。
見亞哈悶悶不樂,王后耶洗別當然不會袖手旁觀。她認為以亞哈今日的地位,對這區區小事實不足掛齒,於是就叫亞哈開懷吃喝,一切由她負責設計陷害拿伯。
『於是託亞哈的名寫信,用王的印印上,送給那些與拿伯同城居住的長老貴冑。信上寫著說:「你們當宣告禁食,叫拿伯坐在民間的高位上,又叫兩個匪徒坐在拿伯對面,作見證告他說:『你謗瀆神和王了』;隨後就把他拉出去用石頭打死。」』(8-10節)
耶洗別充滿奸巧與詭詐,她假借舉行宗教神聖的禁食禮,卻心懷詭詐,為得自己的私心利益。她所採用的方式完全合乎律法,她按照申命記律法的吩咐,找到兩個見證人,並要求按褻瀆罪名判處拿伯死刑(申十三10,十七5)。
『有兩個匪徒來,坐在拿伯的對面,當著眾民作見證告他說:「拿伯謗瀆神和王了!」眾人就把他拉到城外,用石頭打死。』(13節)
匪徒:其他版本聖經翻譯為「彼列之子」、「無賴」、「下流人」或「自甘墮落者」。彼列後來被用於指撒但,是不法及邪惡的代表(林後六15)。
拿伯的罪狀是他謗瀆神和王。此乃耶洗別故意歪曲拿伯拒絕王的要求時所說的「我不將我的葡萄園給你」(6節)。
他們先安排拿伯坐在德高望重的高位上,這樣就更顯出拿伯的「罪無可恕」了,可憐拿伯就此活活的被人用石頭打死。拿伯一死,亞哈就就準備把他的產業「收歸國有」了。
耶洗別的罪在於私心自用,褻瀆神聖。
 拿伯的事件,讓我們看見一個自私的心,造成多大的危害。
亞哈可惡嗎?是可惡,也是可憐!可憐的亞哈,千方百計的奪取別人的財寶,卻不知道「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人還能拿甚麼換生命呢?」(太十六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