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8 QT 20170518 QT

今天讀列王紀上二十章31-43節
『他的臣僕對他說:「我們聽說以色列王都是仁慈的王,現在我們不如腰束麻布,頭套繩索,出去投降以色列王,或者他存留王的性命。」於是他們腰束麻布,頭套繩索,去見以色列王,說:「王的僕人便哈達說,求王存留我的性命。」亞哈說:「他還活著嗎?他是我的兄弟。」』(31-32節)
  亞蘭王是一個能伸、能屈的人,他懂得君子不吃眼前虧,所以戰敗後,立刻卑躬屈膝的派人前去跟亞哈討饒。
  腰束麻布: 即身穿山羊皮(麻衣),象徵哀慟;
  頭套繩索: 象徵順服,表示他們隨時準備好被帶走成為階下囚。
  亞哈方才轉危為安,卻立刻失去危機意識,大大方方地接受和議。他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場屬靈的爭戰,未曾詢問過先知,就輕率地放過亞蘭王,結果為自己敲響了喪鐘。
『便哈達對王說:「我父從你父那裡所奪的城邑,我必歸還。你可以在大馬色立街市,像我父在撒瑪利亞所立的一樣。」亞哈說:「我照此立約,放你回去」,就與他立約,放他去了。』(34節)
  亞哈王在答應放人以前,強行要便哈達同意兩個要求,他以為這樣做是賺到了(從經文表面上看不出)。
  第一個是要便哈達歸還在暗利王朝時亞蘭人所奪取的城邑。
  其次是要求亞蘭國允許亞哈在亞蘭首都大馬色設立貿易中心。
  立街市: 即設立保護(貿易)區,這是當時代所常見,是用來刺激國與國間貿易之作法,保護區是由商人團體出錢維持。
 35-43節,這段聖經頗富意義。
  先知使用表演的方式來讓亞哈看到,他沒有因為神的大能而認識耶和華是神。當他把榮耀歸給自己,而不歸給神時,他成為被審判的對象。亞哈的罪過甚至導致以色列傷亡慘重(參王下十32),並造成北國最後的滅亡。
  先知採用戲劇的方式傳達信息,可與撒母耳責備掃羅(撒上十五14~30)及拿單責備大衛(撒下十二1~13)媲美。
  先知的一個門徒出現,顯示出當時先知團體的存在(以利亞也呼召了以利沙跟隨他),這種先知團體在當時極為盛行(參王下二3、5)。
  這個先知的門徒,以極奇怪的方式來傳達神的說話:他叫同伴打他,同伴不肯打他,就被獅子咬死了。
  然後他再遇到另一個人,又叫那人打他,這個人倒老實不客氣地打了先知的門徒一頓,使他受了傷。先知就改裝(脫下他的先知皮衣的標記)等候王經過。當王經過時,先知就向王申訴,他問亞哈王,若軍中規定,看守戰俘的讓戰俘逃脫了,必要以性命或一他連得銀子來補償,現在戰俘在混亂中跑掉了,該怎麼處理他?
  亞哈回答,就照規定辦理。
  先知要聽的正是這句說話,他脫去偽裝,告訴亞哈:
『「耶和華如此說:『因你將我定要滅絕的人放去,你的命就必代替他的命,你的民也必代替他的民。』」』(41節)
  先知這種手法就如先知拿單指出大衛犯罪時一樣(參撒下十二1~6),先知立時向他說出,亞哈違背神心意的結果,就是自己代替便哈達受罪。
 這裡有一個問題,神要我們消滅一切的戰俘嗎?
  當然不是!別忘記這裡所記載的是一場屬靈的戰爭,所以需要除惡務盡。
  亞哈縱敵就如那個把污鬼趕出、又打掃乾淨的人一樣。以後污鬼要再來,情況就比從前更壞了。這是因為這個人雖然蒙恩,卻沒有悔改離開罪,沒有接待基督,成為新造的人!(路十一24~26)